查看完整版本: [-- 火蓝刀锋第1章 --]

☆Warsaw Pact BBS☆ 华约军事论坛 -> 无产阶级俱乐部 -> 火蓝刀锋第1章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周天翼 2022-01-02 14:34
这是一个漆黑的夜晚,万籁俱寂。忽然,两道雪白的光线划破了被黑暗凝固成一团的空间。光线下有隐约的海浪翻滚,一片汪洋大海上,两艘海军巡逻舰艇正破浪而来。 EXF]y}n  
8bQXC+bK  
  舰艇上的指挥室内,站在液晶屏幕前向大家做介绍的是海军上校武钢。旁边一个目光炯炯的精干小伙子,手里正玩弄着一把火蓝匕首,转动间刀刃寒光毕现。此人有一个响亮的名字——龙百川。 E=8GSl/Jx  
{\`y)k 7  
  武钢指着屏幕上的海图向大家介绍说:“情况是这样的,就在两个小时前,有一伙国际强盗分别乘坐三艘快艇,从公海潜入沙尾岛海域。情报上说,他们是在寻找一个黑匣子,据说这个黑匣子就落在沙尾岛海域的海底。” & kVa*O  
#eN2{G=4+  
  “这么兴师动众,只是为了一个破匣子?”在旁边检查水下步枪的武铁头也不抬的发出疑问,话里满是不屑。 G)^/#d#&  
$tF\7.e@  
  “就是为了这个匣子,这肯定不是个简单的东西,不然他们绝不会冒这么大风险闯到咱们地盘上来。”武钢并没有他那么轻松,顿了顿,又加了一句:“这帮海盗长期在在海上作恶,上个月劫了三艘渔船。头儿给咱下命令了,一定得拦住他们!” ]8R@2L3s  
T{2)d]Y  
  听到此,武铁来劲儿了,笑问:“是活拦还是死拦呢?” Q>$lf.)  
auB 931|  
  “随你便,”武钢皱了下眉,“你不见血难受啊?!” U.V/JbXX  
:Jf</uP_  
  “对,属鲨鱼的,不见血不出动!”旁边一名军官插嘴。众人哄堂大笑。 $IS!GS&:  
R|^bZf^  
  笑声中,武铁轻蔑地把手抬起来,大拇指冲下,那意思是说:我属鲨鱼,没错,那你们就是属乌龟的! &^K(9"  
N p*T[J  
  武钢抬眼看向龙百川,龙百川此时已经停止了手里玩弄的匕首,嘴上挂着一丝若隐若现的冷笑。 -+u}u=z%  
w >%^pO~}`  
  抬手制止了大家的哄笑,武钢问:“老龙,有问题吗?” BW6Ox=sr<  
FaWDAL=Vhk  
  龙百川没有说话,只是从地上捡了一根头发,在刀刃上轻轻一吹——头发丝儿瞬间断成两截——这个行为足以回答武钢的问话。 S>b 3_D  
|QF_E4ISD  
  就在海军陆战队员开会的同一时间,沙尾岛附近,武钢刚才提到的那些海盗们,正乘坐三艘快艇,在海面上一字排开。左右两艘负责警戒,中间的那艘舰艇的甲板上,海盗们在做着潜水的准备。 Pwj|]0Y@  
bI3GI:hp  
  快艇上除了装备有双管50毫米口径机枪和MK19 40毫米榴弹发射器之外,还有数十名海盗手持M16在周围严阵以待。 $a8,C\m e?  
% sPze]  
  指挥的海盗是一个褐色头发的年轻人,他嘴里不停地叫着:“GO!GO!GO!” 6&5D4 V  
j/Y]3RSMp  
  身旁的几名海盗已经穿上带有荧光的黄色蛙人潜水服,银色潜水头盔和蓝色的氧气瓶把他们装备得像一群外星人,随着指挥的手势,从艇边一跃而下,海面只是起了轻微的波动,而后便迅速恢复了宁静。 ]'7Au]Us`  
E|>-7k")  
  褐色头发的海盗快步走向艇首,那里背对着他站着的,是一个身材魁梧的海盗。海风吹起他金色的头发,脊背上纹着的一个堕落天使,正张开巨大黑色的翅膀,似乎欲在这黑夜中驭风而行。 E<}sGzMc  
Yyar{$he  
  从褐发海盗恭敬的姿态上,不难看出金发人正是这群海盗的头领。他听了褐发海盗的汇报,并不发一言,只是继续盯着黑沉沉的水面。 cHVJ7yAZI  
}ng?Ar[  
  下水的八名海盗,已经到了海面下30米的珊瑚礁附近,他们事先已经有了很明确的分工。四个人手持俄式APS水下突击步枪负责望风,另外四个即刻投入紧张的搜索中去。 q.<)0nk  
4!OGNr$V@  
  与此同时,在两海里外的海军舰艇内,雷达兵发现了目标海盗船,即刻向上级做出报告。 YM#MfL#  
Sk"hqF.2  
  武钢和几名军官迅速在雷达屏幕前站定,看着那几个闪烁的光点,正越来越近地向他们行进。 GRJ6|T$!?$  
.I EHjy\+  
  送话器里传来龙百川的声音:“钢子,鲤鱼到位了,等你话!” l*]hUPJ  
r~JGs?GH  
  “各单位注意,关灯,开闸……鲤鱼跳龙门了。”随着武钢沉稳地发出命令,巡逻舰的灯光瞬间灭掉,大海又恢复了之前的黑暗。但这并不影响士兵的视线,他们依旧可以从红外线夜视仪看到远处的那几艘海盗舰艇。在巡逻艇甲板另一侧,几名炮手操纵着六十毫米火炮已准备就绪,随时可以发起攻击。 OiXO<1'$  
n_rpT .[  
  随着潜艇鱼雷发射管的启动,四条人影喷射而出,海面上一闪而过的寒光,是他们腰间的匕首。这其中,就有龙百川与武铁。 d>mT+{3  
mI{Fs|9h  
  在珊瑚礁那边,一个海盗已经发现了一块巨大的方形金属部件,他们要找的黑匣子就在里面。通过潜水头灯的照射,可以看到黑匣子里嵌着两块数据硬盘。他们很快挖出了其中的一块,先送上快艇。 TDbSK&w :s  
 @)0  
  紧张忙碌的海盗们没有发现龙百川他们已经潜到了附近,正通过夜视仪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只见龙百川向武铁做了个手势,四名战士即刻分头向前扑去,匕首寒光一闪间,三个望风的海盗已经被干掉。眼看马上就可以干净利索的结束战斗,不想有一个海盗发现了龙百川一行,他们放弃了正在挖的第二块硬盘,开始跟突袭自己的战士们展开了水下的鏖战。 Z9NND  
<wb6)U.  
  与此同时,海面上几颗照明弹腾空而起,照彻夜色如白昼,也惊醒了快艇上的海盗,当他们发现海军巡逻艇已经近在咫尺,已经有些晚了,巡逻艇上火炮、机关炮和重机枪刹那间交织成一片,强大的火力瞬间将海盗的一艘快艇击中,起火爆炸的瞬间,海盗们纷纷跳海。剩下的两艘快艇上的海盗一边反击,一边转方向仓皇逃窜。 YjnQ@IfIH  
)A%* l9\nG  
  跳海的海盗被海军迅速俘获,还有一艘巡逻艇向海盗舰艇逃窜的方向追去。 T)%6"rPL3!  
<,0/BMz  
  而水下的激战已近白热化。瞅了个空挡,龙百川割断了对手的氧气管,逼其不得不浮上水面。但是,他并没有注意到,旁边的一名海盗手里的APS水下突击步枪正在瞄准自己。就在敌人扳机准备扣动的瞬间,一把匕首忽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插入了他的胸膛,执抢海盗随之沉下。龙百川抬头,看到救自己的,正是武铁。 !s^XWsb8  
R2?s NlF  
  很快,水下八名海盗就全部被解决掉了。龙百川与武铁四人来到了那块金属部件前,顺利地取出了剩下的那块数据硬盘。 0>Td4qr+u  
{tl{ j1d |  
  再说那两名跳海被俘的海盗,正被十几支95式步枪包围着。 YlUh|sK7m  
4X*U~}  
  “We are the Chinese N*y. Don't resist any more, it's futile. Lay down your bM5V=b_H  
bcvm]aPu  
  weapons and 's the only way out for you.(我们是中国海军,你们不要再垂死挣扎了,放下武器投降吧,这是你们唯一的出路)。”武钢向他们喊话。 (3$DUvx7  
QcX\z\'vg  
  海盗们对视一眼,忽然拔枪自尽。临死之前,他们不约而同地做了一个奇怪的动作。 1<Mb@t  
16]Ay&Kn!  
  武钢顿觉不妙!只听水下传来轰轰两声响,海里的定时炸弹被两名海盗引爆。 ]" e'z  
i].E1},%  
  武钢一个箭步跨到甲板栏杆前,望着波涛汹涌的海面,水下的炸弹产生了强大的冲击波,弹片击中了附近的龙百川,随着血液从伤口流出,龙百川昏迷了过去,手中的匕首也随之脱落,滑入深海。 rM,f7hm[S*  
:*h1ik4t  
  海上的巡逻艇也被冲击波震得左摇右晃,像颠簸在山路上的马车。武钢一边抓紧护栏稳住身体,内心涌起了对水下的几名战友的浓重担忧。他回身大叫:“开灯!开灯!赶紧开灯!” PYWFz   
2HSFMgy  
  在探照灯的光源下,来不及*服的武钢率先跳入海中,几个军官也随着他下了海。 i$p2am8f  
3uxf n=E  
  武钢在水下四处寻找他的战士。在另一边,武铁看到了龙百川他身上的氧气瓶已经泄漏。他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氧气瓶给了龙百川,并推着他上浮。 !hM`Oe`S  
?>{u@tYL  
  清醒过来的龙百川很快就意识到两人身处的环境,他极力想拉武铁一起往上去,不想武铁把手里的数据硬盘塞到龙百川手里,而后笑着做了那个拇指朝下的手势,随之松开龙百川,身体缓缓下沉。鲜血,在他身后蜿蜒渗出…… , `Z4fz:  
u=qaz7E  
  就在那声巨大的爆炸声响起的时候,已经逃出包围圈的海盗舰艇上,金发海盗头目遥望着爆炸的方向,声音沙哑地低语:“Sooner or later,I will be back.(总有一天,我会回来的)。” $Zo|t a^  
4eB oR%2o  
  数年后,一个秋高气爽的天气。 +6l#hO7h  
JNXzZ4U  
  城市陵园的一座墓前,海军上校龙百川伸手拂去墓碑上的一片落叶,“武铁”两个字笔画清晰深刻,龙百川凝视着墓碑,默然不语。地方武装干部方城,同样沉默地站在他身后。 [<{r~YFjWW  
=H8FV09x}  
  “铁子,我来看你了。”龙百川在心里默念。一阵风吹过,他剧烈的咳嗽起来,几丝鲜血从喉咙中喷溅出来。他赶忙转过头去,悄悄擦掉嘴边的血迹,从方城手里接过火机和白酒,将墓碑前一字排开的10根香烟一一点着,将白酒撒在墓前那把火蓝匕首上。 4h_YVG]ur  
做完这一切,龙百川蹲在地上,眯缝着眼睛,一边擦拭着墓碑上的灰尘,一边讲给武铁听:“今年上面下了命令,我们要招最强的兵。你等着,等我跟钢子带出好兵,就为你报仇……” vf@j d}?  
F .Zk};lb  
  龙百川站起身来,对着墓碑敬了个庄严的军礼。 R`DzVBLl  
n*ShYsc  
  正当龙百川与方城转身准备离开之际,三个农民拿着纸元宝等祭祀用品,忽然走了过来,还没等他们回过神,这三个农民已经扑在墓碑的另一侧痛哭起来。 ?;htK_E\*  
J5F@<vi  
  为首的操着安徽口音,一边点着一个纸糊的女人哭道:“四狗子,你娘托俺们给你娶了个媳妇送过去,往后就不用打光棍咧。这是你俩的结婚证,俺也给你一并烧了。你娘还说咧,叫你两口子好好过日子别磨牙……” #:N#i  
m,t{D, 2  
  龙百川和方城愣在原地,一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u-y?i`  
A?lR[`'u\  
  回过神后,龙百川率先发问:“你们这是哭谁呢?” %*!6R:gAp  
ZklpnL*!  
  “哭谁?当然是哭俺二舅家的外甥四狗子了。”领头的农民抬起头,理直气壮地说。 xM!9$v  
VD@$y^!H  
  龙百川被他猛然止住的哭泣给逗笑了,说:“这里埋的是军人烈士,不是什么四狗子!” mjg@c|rTG  
{]8|\CcY?  
  领头的农民倒也是个伶牙俐齿的人,不假思索地反驳:“俺说你当大头兵当蒙了吧?四狗子才十六!上阎王爷那儿当兵去?” AZ4?N.X?  
vV$t`PEY  
  龙百川还没说话,方城倒是不愿意了:“什么大头兵,这是海军陆战旅的龙上校!” G/FDD{y  
h!JyFc  
  一听是军官,几个农民马上收敛起刚才的神色。 P*?|E@;s`  
&y1iLk h^  
  龙百川笑着向他们解释这个墓的确是属于自己战友的,但是那个领头农民却让龙百川去墓碑的背面看看。 0&fO)de96  
.%7Le|Fb"  
  龙百川转到他们哭的墓碑那一面,果然,墓碑的背面竟然刻着张贵财三个字,正是刚才那农民嘴里四狗子的原名。 ?!jJxhK<h  
Z2yO /$<  
  他转头问那几个人:“这墓是谁卖给你们的?” QICxSk  
fNu/>pN  
  “是蒋顾问卖给咱的。” YLTg(*  
T%& vq6  
  “蒋顾问?”龙百川疑问道。 a%U#PF6   
GTTEg{  
  为首的农民马上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片子递了过来。 (0#$%US\  
%{4 U\4d@'  
  龙百川接过一看,上面有一行字:幸福地产高级置业顾问——蒋小鱼。看来这个蒋小鱼就是他们嘴里所说的蒋顾问。 jQ'g'c!  
?B;7J7T  
  几个人商议过后,决定去找这个蒋小鱼。几个农民一窝蜂上了龙百川的越野车。 T30fp  
q78OP}  
  在路上,挤在后排的三个农民开口了:“城里的墓地金贵,巴掌大点儿的地方就要好些个钱。俺们本来想把四狗子送回老家去下葬,可他娘不愿意,说活着不是城里人,死了也得做个城里鬼。” ]S]W|m7=.Z  
j!!s>7IZ  
  “你们买这个墓地花了多少钱?”龙百川问他们。 M^8zqAA  
F)X`CG ;t  
  领头的农民答道:“四千五,就是蒋顾问给俺们想了这个节省的法子。他说城里面的墓地都时兴这个叠饼户型。这不,就跟你那战友叠一块了。” w0Nm.=I-   
41d+z>a]  
  “叠饼户型?”龙百川一时没明白过来。 ^7? WR?!  
*S.FM.r  
  另一个农民打断了领头农民的解释:“二哥,啥叠饼咧,那叫叠拼户型。” / [49iIzC  
'dh{ q`#0  
  领头的农民不以为意:“都是一个意思,叠饼嘛,可不就是一个摞着一个。蒋顾问还说俺们四狗子有个当兵的做靠山,阎王小鬼都不敢欺负,往后这个叠饼户型一准还能涨钱。” [pp|*@1T  
`?R{sNr.  
  龙百川知道那个蒋顾问是在糊弄这几个农民,不禁苦笑。 4v _Hh<%  
=^rp= Az  
  他问这几个人买这个墓有墓地证吗?领头的农民一怔,显然他根本不明白这个墓地证是啥东西。 ;SjNZi)4d  
T]z(>{  
  龙百川解释道:“没有墓地证,就说明你们买到的墓地是不受法律保护的,他这属于一地两卖。” R_g(6l"3R^  
HBvyX`-  
  三个农民听了这话,都傻眼了。 ogQfzk  
d9U)O6=  
  越野车在路口停下,龙百川吩咐方城先去体育大学打个招呼,自己处理完墓地的事儿就赶去。 DpA)Vdj  
o!~XYEXvUa  
  三个怒气满面的农民和龙百川一起走进了蒋小鱼名片上印着的那个“幸福地产”门店。 R= mT J'y  
!*~QB4\2b  
  一个中介热情地迎上来,问他们是买房还是租房。 LI3L~6A>  
(M1YOK)I  
  “俺们找蒋顾问!”领头的农民急冲冲道。 aACPyfGQ  
hZ>m:es  
  中介一听,往后指了一下,“找臭鱼啊,在那儿呢。” o$;&q *  
}riM-  
  龙百川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到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正跟一男一女两个顾客热情地介绍着什么。因为小伙子背对着自己,所以他一下子看不清楚对方的长相,只看到他上身的白衬衫扎在西裤里,蛮精干利索的样子。 \WTKw x  
,D }Ka?  
  此时听到男顾客提到说自己要买的房子旁边有个革命公墓,他觉得这死人活人住一块儿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g ;+7  
Cj4Y, N  
  不待他的疑问发完,小伙子嘴巴麻利,立刻介绍道:“大哥,像您这么有文化的人,应该不会在意这些迷信的东西。再说了,这恰恰说明那地界儿上风上水啊。您想想,要是风水不好,那么多大人物死了以后能看上那儿?” S .x>w /  
l#T %N@X  
  顿了顿,他压低声音继续:“我跟您说实话,那儿风水好,有龙脉,住在那儿不用等死了,活着就能保佑全家平安……” |;~2y>E  
!',%kvJI  
  男顾客点着头,觉得小伙子说得很有道理。 b/m.VL  
=`|Bof R  
  进店的农民们已经急不可待了,领头的那位上来就是一声吼:“蒋顾问,你咋能骗俺们咧?!” #[x*0K-h  
Kf[.@_TD<1  
  蒋小鱼扭头一看,立刻就明白了怎么回事。他不慌不忙地边打招呼,边吩咐店里其他的人倒茶让座。 q'+ARW48  
X>uLGr>  
  龙百川制止了他的忙活。 #"!ga)a%L  
9'sZi}rT  
  蒋小鱼看到眼前忽然出现的军人,愣了:“解放军叔叔,您是……” Rrry;Hr  
WvJ:yUb2  
  “你为什么把我战友的墓转手卖给了这几位?”龙百川声音虽低,但透着威严。 _<mY|  
)h 6w@TF  
  “哦……”蒋小鱼的脑子迅速调动,“哦,这事啊,这事我必须跟您好好汇报一下,咱可没有转卖这墓地,产权还是在您战友的名下。” w.J$(o(/  
Y7g%nz[[  
  “啥?俺们给了你四千五,当是白给了?!”一听产权还在那个当兵的名下,几个农民当然不干了。 $'5rS$]a/  
A'~mJO/   
  蒋小鱼赶忙转过头又安抚他们:“叔啊,这叫墓地合租。就好比是您家里的房子闲了这么几间,租给别人住,你说总不能白住吧,是不是得交点租金?” M\k[?i  
f1'X<VA  
  几个农民都被蒋小鱼这堂而皇之的理由给弄得直点头,蒋小鱼趁热打铁:“四千五租了十五年,每个月才合二十五块钱,您说贵不贵?” ^&mrY[;S  
H.>EO&#|p  
  “不贵不贵。”农民被这笔账算得心悦诚服。


查看完整版本: [-- 火蓝刀锋第1章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07052 second(s),query:3 Gzip dis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