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捍卫历史记忆是俄罗斯的国之根本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银枪效节都
苏军驻德军队集群近卫第20集团军近卫摩步第6“柏林”旅旅长
十月革命勋章
级别: 苏联武装力量上校


精华: 0
发帖: 429
爱心: 44 点
金钱: 4280 卢布
好评度: 0 点
国籍门派: 苏联
在线时间:25(小时)
注册时间:2014-01-05
最后登录:2024-07-23

 捍卫历史记忆是俄罗斯的国之根本

0
捍卫历史记忆是俄罗斯的国之根本 \NDW@!X  
06-25 11:56 @(=?x:j  
俄罗斯总统助理尼古拉·帕特鲁舍夫,2024年6月22日,《国防》杂志 ts[8;<YD  
将近80年以前,在1945 年 5 月的那一天,红色的胜利旗帜在被摧毁的国会大厦圆顶上冉冉升起,象征着我们的国家不可战胜,象征着纳粹德国的失败,象征着正义战胜了最大的邪恶——法西斯主义。 YG*<jKcX  
}T}c%p  
,ynN801\m  
{-7ovH?  
征服俄罗斯、奴役俄罗斯人民、对俄罗斯建立绝对统治的企图屡屡发生,尽管皆为徒劳。让我们回顾一下北方战争、1812 年卫国战争、克里米亚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和外国军事干涉。俄罗斯军队的胜利令人信服地表明,人民的力量在于面对共同危险时的团结、精神凝聚力以及他们为之进行武装斗争的目标的正义性。 o-_,l J7o^  
T7ShE-X  
VWdTnu  
_+)OL-  
滋养和增强人民力量的根基,深深扎根于俄罗斯国家的历史中。几个世纪以来,这种根基得以树立。而强大的政府、民族间和宗教间的和谐以及对祖先记忆的尊重,则确保了它的力量。 fuHNsrNlm  
d=+zOF  
n3V$Xtxw  
7W},5c  
历史表明,古俄罗斯国家的起源于老拉多加城,它始建于 753 年。众所周知,拉多加的居民能够保护自己的定居点不受外族侵扰,并与北欧和亚洲各民族开展贸易。在这里,由于社群间的宽容、经营活动的自由和对各种贸易的开放,持久的教派间和平得以实现。 9({ 9r[U  
6w3[PNd  
2<0".5+I  
={o4lFe3v(  
诺夫哥罗德共和国成为真正民主国家体制的雏形,当时大公的权利和义务是通过与城镇居民签订特别协议来约定的,而城镇居民中从来没有奴隶。在大诺夫哥罗德发现的考古文物证明了古代俄罗斯各阶层人民识字的广泛程度。不仅商人和手工业者识字,11 世纪一位农妇在桦树皮上写给情人的话也成为社会精神遗产。与此同时,在西方史学界所称的 “开明的欧洲”,识字的人却寥寥无几。即使是上层社会的人也不怎么有文化 P;y!Y/$C  
/-lW$.+{?  
;dZZOocV1  
n@kJ1ee'  
988 年的“罗斯受洗”对俄罗斯国家的形成起到了重要作用。几个世纪以来,没有人能够说服信奉东正教的罗斯与天主教廷签字合并,这成为决定俄罗斯独立和自由发展的最重要因素之一。 3VMaD@nYa  
.XK3o .ZhW  
@/As|)  
~yXDN4s  
然而,欧洲和俄罗斯的一些历史学家却试图对此保持沉默。几个世纪以来,他们人为地将一种对立的形象强加给人们,即相对于所谓 “开明、民主”的欧洲,俄罗斯是“无知、专制”的。他们对其人民和后代隐瞒真相,例如,那些打败了拿破仑法国的俄罗斯帝国将军和其他军官们,他们的礼仪、欧洲语言知识、阅读和教养也同样使巴黎倾倒。 dmkGIg}  
B(71I;  
U"@p3$2QW  
D?Ol)aj?  
“黑暗落后”是欧洲人对俄罗斯的刻板印象,其目的是贬低我国人民和国家对世界文明成就的独特贡献,并向我国人民灌输自卑心理和对西方的崇拜。与此同时,在热情诋毁俄罗斯的方面,中世纪的欧洲编年史家与17-20世纪的宣传家以及现代外国伪史学家几乎没有什么区别。1549 年,西吉斯蒙德·格伯施泰因在维也纳出版了《莫斯科国札记》,该书在16世纪下半叶再版了22次。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札记》被认为是最权威的“关于莫斯科国的百科全书”。在这本书中,俄罗斯统治者集人类所有恶习于一身:狡诈、虚伪、奸诈、好战,总是在寻找攻击邻国的理由,对战败者冷酷无情。对于臣民,他们是残酷的压迫者。“他们(臣民)都自称为农奴……即君主的奴隶,”作者保证说,“这个民族在奴役中找到的快乐比在自由中找到的快乐更多。”外国人对莫斯科国家的傲慢、轻蔑和贬损是几个世纪以来欧洲对俄政策的主旋律。 |I"&Z+m  
VrT-6r'Y  
0 nI*9  
E 8W*^^z(  
在信息战中,伊凡雷帝一直受到特别关注。毕竟,正是在他的统治下,俄罗斯在伏尔加河流域和西伯利亚获得了大量土地。沙皇被明确定义为暴君,与尼布甲尼撒和希律王相提并论。就连“严厉的”这个绰号也被刻意翻译成“可怕的”。但就在同一时代,英国君主亨利八世却接二连三地处决了他的大臣,而在法国,仅在巴塞洛缪之夜就有数万人惨遭杀害! $ta"Ug.z  
{7IZN< e  
M^l%*QF[,q  
w H=7pS"s  
“动乱时期”曾经将俄罗斯带到了生死存亡的边缘,成功地结束它成为俄罗斯历史上克服最大危机的独特范例。这不仅要归功于英雄主义和无私奉献精神,还要归功于达成的妥协和民族和解。人民的团结和俄罗斯从波兰人手中获得的解放生动地表明,俄罗斯人民具有发达的 “国家本能”和为共同事业团结一致的能力。这不能不在西方引起相应的反应。 \hlS?uD\  
_z]v;Q  
h Ks  
 K\ pZ  
说到我国的负面形象、首先是我国君主负面形象的形成,就不能不提到大量虚假和侮辱性的版画。在这些版画上,俄罗斯人主要以野兽的形象出现。例如,英国的版画以滑稽的形象刻画了叶卡捷琳娜二世,因为女皇统治期间取得的成就激怒了英国:废除克里米亚汗国、加强俄罗斯在黑海北部地区的实力、建立黑海舰队以及乌沙可夫海军上将在海上取得辉煌胜利。 obbg# ,  
`_neYT  
7w5l[a/  
m|?1HCRXRI  
进入19 世纪,报刊杂志开始大规模生产,反俄谬论开始以令人艳羡的频率出现在欧洲报刊的版面上。在同一时期,伪历史学家将仇俄的旗帜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他们编造了一份 “彼得大帝遗书”,据称这位皇帝在遗书中宣布了奴役整个欧洲的计划。这部虚假的著作甚至被翻译成波斯文——主要针对中东地区。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遗书”在奥匈帝国和德意志帝国政权的宣传人员那里派上了用场。1941年,根据希特勒的命令,这本伪书大量发行,然后以“布尔什维克实现了彼得大帝统治世界的意愿”为题分发给纳粹军队和欧洲民众。 :G9d,B7*  
+  rN#  
{Gfsiz6  
jsV1~1:83  
几个世纪以来,通过鼓励对俄罗斯的谎言,欧洲和美国的精英们在潜意识中培植了对我们祖国的仇恨,以及对基于民族平等、家庭价值观、尊重社会和国家的文明的遗传性排斥。昔日骗子的追随者们如今在美国、英国和欧洲的数十家科研机构工作,这些机构编造恬不知耻的反俄理论,为信息投放虚构内容。他们现在正大肆渲染耸人听闻的消息,说俄罗斯计划与北约国家开战,这反映了西方政治集团不惜一切代价继续掌权的愿望。 .aWwJZ=[  
,{iMF (Nj  
(mi=I3A(  
$@{ d\@U  
由于伟大卫国战争的胜利,苏联在世界上的权威大大增长。尽管遭受了巨大的人员伤亡和经济破坏,在二十世纪下半叶的两极对抗体系中苏联仍成为对世界格局的构建发挥影响的国家。 Gz\wmH&rVz  
1 5|gG<-  
)knK'H(  
p|0SA=?k"  
西方习惯于扮演历史创造者的角色,对苏联在政治上的加强持敌视态度。早在 1948 年 8 月,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就应国防部长詹姆斯·福雷斯托尔的要求,提交了第 20/1 号备忘录 “对苏目标”,确定了美国对苏联的长期目标。这份文件的实质是淡化苏联及其人民在击败希特勒纳粹主义和日本军国主义中的作用,限制发展并阻止我国在世界舞台上的权威的增长。美国打算集中力量削弱莫斯科的外交影响力,削弱苏联的经济和军事实力。同时,备忘录中另有一段,专门论述了在预计美国战胜苏联的背景下组建“新俄罗斯”的计划。 WQw11uMt@q  
1M_6X7PH  
0.!vp?  
%|/\Qu  
稍早之前,1947 年 12 月,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委托中央情报局组织和实施反苏行动,作为心理战的一部分,主要目的是在道德和伦理上腐蚀苏联公民。在随后的岁月里,西方建立的机制致力于说服我们无视那种遵循祖先历史价值观的重要性,破坏我们的传统和根基,把我们变成不记得自己亲属关系的人,消除我们那种令西方恐惧的、为祖国而准备自我牺牲的觉悟。 .{;RJ:O  
vqUYr  
~Odclrs  
OS L~a_  
苏联的解体令盎格鲁-撒克逊人欣喜若狂。但对于世界上最大国家的人民来说,这却是一个悲剧性的时刻。俄罗斯人民曾经为打败希特勒德国做出了决定性贡献,如今却发现自己成了被国界人为分割最多的民族。在这一背景下,西方自由主义式的“爱俄罗斯”情绪异常高涨,其背后是希望把我们的国家分裂成许多“封建公国”,而不再将她视为一个能够抵制众所周知的盎格鲁-撒克逊“分而治之”立场的大国。 uW}M1kq?+l  
U[yA`7Zs}  
2" v{  
fK@UlMC]7  
俄罗斯没有屈服。于是,西方人急忙从尘封的档案架上拿出前几代人的仇俄指令和方法,最终撕下了“俄罗斯之友”的面具,开始谈论并公开呼吁肢解俄罗斯的领土。西方不需要改善与俄罗斯的互利合作关系,不需要与俄罗斯共同建立公正、公平的世界秩序。美国及其盟国决定简单地将只对他们有利的世界和地区秩序愿景强加给俄罗斯及其人民,并尽一切可能确保我国永远不再回到大国行列。 c2GTN"  
33}p02#  
Ygfy;G%  
^N ;TCn  
以同样的方式,西方在世纪之交试图继续重塑我们的价值取向,积极营造一种社会对当局不信任的氛围,使人们对俄罗斯的一切——主要是俄罗斯的历史及其传统的精神和道德价值观——持蔑视态度。在“自由知识分子”圈子里,“爱国者 ”这个词本身就被赋予了蔑视、讽刺和消极的含义。 ~|{e"!(}  
'R$/Qt;uA  
kp?_ir  
V.Lk70 \  
进入 21 世纪以来,面对如此明显的挑战和威胁,俄罗斯人民团结一致,成功地恢复了祖国昔日的尊严。正是这一点激怒了西方人,他们不得不对俄罗斯发动另一场战争,这一次是混合战争。 t]3:vp5N]  
o4rf[.z  
=VWH8w.3  
`7`` 1TL  
由于意识到不可能在一场公平的战斗中击败俄罗斯,西方国家不得不重操旧业,在我们的社会中进行颠覆活动,以破坏社会政治局势的稳定。我们被灌输了对国家权力、传统价值观的真实性、俄罗斯历史使命和国家尊严的怀疑,他们正试图打破几代人以来人民和政府之间的紧密联系。 g rQ,J  
6x!iL\Y~  
4yMi9Ri4H  
i[33u p  
当前,西方“民主卫士”一如既往地将责任推卸给他人,用“放纵”的概念取代“自由”的概念,不惜赞助恐怖主义,挑起民族间和教派间冲突,资助非法武装团体。他们向松散的反对派发出具体指示,并提供财政支持,以败坏国家权力机关的名声,开展极端主义活动。 I L&PN`#  
5K|`RzZ`B$  
{}Afah  
ij?]fXf:)y  
美国和英国的数十家“智库”曾经为俄罗斯的解体提供了各种方法,现在它们正准备利用纳税人数十亿美元的资金,以新的活力开展工作。在后苏联地区,无数就如何争吵、分裂和使兄弟人民忘记伟大卫国战争的共同苦难和匮乏的脚本正在被炮制出来。 W1M Bk[:Q  
)WEOqaR]  
_iqaKYT$  
:[_k .1-+  
美国和英国的官方和影子领导者不遗余力地为“自由和民主”辩护,他们又回到了以前支持欧洲法西斯和纳粹意识形态的那种状态里,热衷于用仇视俄罗斯的思想来助力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大规模的军事化。显而易见,西方国家尚未完成盟国领导人在 1945 年雅尔塔会议上达成的欧洲非纳粹化协议。在美国和英国的鼓动下,纳粹主义死灰复燃,并再次被用来对付我国。 |l|$ Q;  
n ]l3 )u  
j~Ci*'*L  
Y.52`s6F  
今天,俄罗斯人民正再次将长期受苦受难的乌克兰人民从西方占领下解放出来。他们大部分是俄罗斯人。很难找到一个没有俄罗斯血统的乌克兰人。但是,基辅的傀儡政权在其西方主子的授意下,正在压制亲缘纽带,迫使那些说俄语、用俄语思考、在俄罗斯历史和文学以及俄罗斯传统的熏陶下长大的人走向屠宰场。 Y?oeP^V'u  
<Z1m9O "sy  
|t$%kpp  
ms&5Bq+9  
美国和欧洲继续向基辅提供大规模的军事和军事技术援助,执着地追求在战略上击败和摧毁俄罗斯的目标。西方的强势行动背后是多年来欧洲人无耻、直白的信息宣传加工。波罗的海国家和其他新晋北约成员国迫不及待地加入了那些多年来一直无耻地将共产主义俄罗斯与法西斯政权相提并论的声音。但现代乌克兰的新纳粹当局在歪曲历史方面尤为突出,他们在教科书中声嘶力竭地称犯罪组织乌克兰反叛军(УПА)为 “反法西斯抵抗运动”,并将苏维埃制度与德国国家社会主义相提并论。 6I]{cm   
LsMq&a-j2  
@O6 2} F  
.UK`~17!  
纳粹同伙班德拉在欧洲和乌克兰的暴行被完全按照西方管理者的指导加以隐瞒。与此同时,杀人犯和破坏者却在国家层面得以美化。曾在党卫军“加利西亚”师服役的乌克兰民族主义者贡科(Гунько)在加拿大议会受到表彰,并被授予“为捷尔诺波尔地区服务”的荣誉徽章,这是全球的耻辱。对纳粹罪犯的欢呼暴露了乌克兰当局及其在西方(包括波罗的海各共和国)的支持势力的本质,在这些国家,沁满同胞鲜血的纳粹合作者被推崇为英雄,而苏联战士——解放者的纪念碑却被遗忘。 tC+1 1M  
9j;!4AJ1t  
{Aj=Rj@  
6lr<{k7Nw  
美国著名的研究所、研究中心和大学都在专注于开展仇俄研究,以便组织一场针对俄罗斯的精神战争。他们高举个人主义的概念,强行塞来各种立场态度,依照他们的打算,这些立场态度应导致我们的人民丧失对社会的责任感、对祖国的热爱、对祖先的缅怀和对子孙后代未来的责任。乌克兰、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和波兰的亲西方活动家积极加入了这场运动,在这些国家,篡改历史以损害俄罗斯的利益已成为国策。 X"f]  
A i#~Eu*  
r5lPO*?Df  
A}uWy^w  
很遗憾,我们不得不承认,在俄罗斯有一小撮活跃而言之凿凿的作者,他们的“研究”和出版物具有公开的敌对性质。俄罗斯联邦总统普京极为准确地指出了这一趋势,称篡改俄罗斯历史的企图 “日益严酷、邪恶和咄咄逼人”。 (LVzE_`  
Aba%QQQ  
#; P-*P  
@Ko}Td&E(  
要知道,这种现象并不新鲜。几个世纪以来,颠覆工作一直在持续。对西方的卑躬屈膝,对与俄罗斯和俄罗斯人民有关的一切事物的贬损态度,在 18 世纪和 20 世纪许多我们现在称之为公众舆论领袖的文字遗产中都有所体现。 "[_gRe*2  
[4])\q^q  
dt=M#+g  
=jG."o  
认识到我国所经历悲剧的原因,社会、当局、执法和安全机构就有义务采取积极主动的行动。挽救整个机体,就像医学可以及时发现并抑制恶性肿瘤细胞一样,我们都需要在早期阶段有效打击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苗头,打击大规模骚乱的煽动者,以维护和平、建设性和稳定的生活。 70R_O&f-k  
UY\E uA9  
T%PUV \LV  
xf:|lQf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无权忘记我们历史上的悲惨时刻,那些血腥的革命灾难、毁灭性战争、干涉和其他外来侵略行为的时代。 &$pQ Jf  
j3?@p5E(  
ob)c0Pz  
EUPc+D3  
如今,根据社会学研究结果,绝大多数(近 80%)受访俄罗斯人认为,俄罗斯历史或多或少受到外国篡改者的歪曲。半数以上的受访者表示,他们遇到过蓄意篡改俄罗斯历史事件的情况。受访者认为,这种虚构的主要目的是改变人们的意识,剥夺他们的历史记忆。在谈到需要防止蓄意歪曲的历史事件时,受访者特别强调了第二次世界大战。 PC,I"l  
a}k5[)et  
T%TO?[cN  
&6\E'bBt  
这并不奇怪。许多国家带有政治偏见的历史学家利用华盛顿的建议,掩盖了苏联在将其人民从法西斯主义中解放出来的过程中所起的作用,坚持认为不是苏联而是“盟国”做了这件事。而从希特勒德国或军国主义日本的压迫下解放出来,也被说成是人民渴望独立的结果。作为苏联历史继承者的俄罗斯被指责为当年的罪魁祸首,并被杜撰出各种索赔的基础。 BQgK<_  
PMj!T \B|  
+I.{y  
\%W"KLP  
这表明,对具体历史事件的错误解释和评价被强行绑定到了政治层面,其中也包括法律条文。这样的例子有很多:关于“大饥荒”——乌克兰种族灭绝——的法案,将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的责任同样归咎于纳粹德国和苏联的欧洲议会决议。在后苏联和后社会主义国家数百万普通人的被加工过意识中,红军——解放者的军队——的士兵已经成为罪犯和占领者。 r/+~4W5  
(3m^@2i  
%NhZTmWm  
@&Af [X4s  
需要再次指出的是:这一切并非始于昨天,甚至也不是始于本世纪。早在 1947 年,经历过战争磨难的诗人阿列克谢·苏尔科夫就在他的诗作《发出你的声音吧,诚实的人民!》中准确地写下了这些震动人心的文字: D|C!KF (  
m$'ZiS5  
i Hcy,PBD  
2-#&ktM%V  
博学虫豸的作品, ]*rK;  
6099w0fR`  
日益无礼而蛮横。 Jjx1`S*i  
>bwq  
他们的祖先折磨伽利略 #("E) P  
{|q(4(f"Iu  
烧死乔尔丹诺·布鲁诺。 N71%l  
~f8:sDJ  
谎言如恶臭的迷雾, S; !7 /z  
*M~BN}.  
笼罩着整个世界。 SmP&wNHQf  
M"OCwBT U  
海上传来越来越响亮的声音—— 2;SiH]HNS  
k#5Qwxu`  
那是昨日柏林的嚎叫。 8(:O5#  
nG| NRp  
]PH'G>x  
Q,o"[ &Gp  
最近,针对国外苏联士兵墓地的非法行为越来越频繁。乌克兰境内不断发生亵渎和破坏纪念碑的行为。据报道,在德国、波兰、捷克共和国、奥地利、保加利亚、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和其他国家也发生了类似的恶行。 3qp\jh=FE  
)*BG-nM u  
UtB~joaR  
p" Di;3!y!  
《五月圆舞曲》中有这样一句歌词:“维也纳记得,阿尔卑斯山和多瑙河也记得。”苏联士兵在1945年5月给他们的土地带来了自由,这不能仅仅停留在歌词上。忘记俄罗斯圆舞曲,称解放者为侵略者,拆毁苏联士兵纪念碑——这就是今天欧洲的当务之急。 CY@#_z  
SUoUXh^!w  
)c0Dofhg  
NrcxuItkYn  
西方史学界不是客观地将责任归咎于发动血腥战争的德国及其仆从国,而是强调德国人的痛苦,据称他们发现自己“处于苏联军队的压迫之下”。与此同时,苏军在柏林解放后的最初几天里部署野战厨房和医院,帮助德国城市的平民百姓,这些却只字未提。正是苏联首先提议保全德国工业和农业,避免了一场人道主义灾难。 &X}i%etp^2  
{%Q+Pzl.  
+=L^h9F  
O 0P4uq  
西方专家甚至不需要研究事实,就能写出他们所谓“可靠、权威”的历史著作。为了执行美国国务院的反俄命令,他们将纳粹主义和共产主义相提并论,避免将墨索里尼和佛朗哥政权称为种族主义政权,并将法西斯合作者作为受害者呈现在公众面前。 w[;5]z  
thh0~g0/  
V9D>Xh!0H  
0*/[z~Z-1  
在英国、日本和美国,关于伟大卫国战争的多卷本研究报告不断出版,对德国占领者的暴行、苏联的损失以及苏联在战胜法西斯过程中的作用一笔带过。在这些国家,蓄意地、有条不紊地歪曲历史已经取得了成果——日本人不知道或不敢直接说出是哪个国家对广岛和长崎实施了原子弹轰炸;美国人认为他们独自赢得了战争;一些东欧国家正在呼吁俄罗斯为挑起战争而忏悔。 [@$t35t~  
5q}7#{A  
pc](  
Ch&2{ ng  
这种历史性的欺骗使盎格鲁-撒克逊人放开手脚,他们采用法西斯的反人类手段,并在北约的支持下将其用于战争。传统价值观正在被原始的消费价值观所取代。自封的“真理热爱者”试图将英雄主义描绘成一种“不太合理”的现象,有损于“自由个人”的健康和物质福祉。他们试图亵渎我们民族骄傲的光辉名字,摧毁对他们的记忆。事实上,人们正在进行一场斗争,以确保不再有马特罗索夫、科斯莫德米扬斯基、塔拉利金、加斯特洛......出生在俄罗斯的土地上。为此,信息宣传工具箱里的各种手段都被用上了:替换英雄壮举、隐瞒和贬低英雄事迹、损毁英雄人格、歪曲英雄形象。大量使用控制信息-心理影响的技术和方法确保了这些手段的有效性。这种技术的有效性主要与亲历者时代的终结有关,因为亲历者仍然是交流记忆的载体,并将记忆传递给下一代。 /yO0Z1G  
6l(HD([_p  
k`0m|<$  
Kl :x?"g)  
多年来,西方人打着联合科学研究和国际教育活动的幌子,试图彻底改革俄罗斯联邦的历史教育,从教科书中删除有关苏联人民英雄主义的基本知识。在将苏军战时和军官非英雄化的同时,还美化叛国者,并试图“反思”纽伦堡审判的决定。 mw${3j~&  
?$H=n{iW  
_s0;mvz'  
w"h3e  
几十年来,西方的宣传掩盖了纳粹暴行的真相。这种趋势也没有绕过俄罗斯——在我国成长起来的一代人从“索罗斯的”历史教科书中获取,而在这些教科书中,伟大卫国战争的悲剧和苏联人民的英雄事迹被一笔带过,与军国主义日本联手进攻苏联的欧洲所扮演的角色也一直被粉饰。 g % 8@pjk  
5mI}IS|@  
p<(b^{EX  
M+M\3U  
几十年前,德国及其仆从国因其对被占领国家受压迫人民和本国公民(他们因希特勒帝国的疯狂计划而被派去送死)的历史罪责而遗臭万年,这一论题是无可指摘的。今天我们看到,他们的悔恨远非真诚。纳粹的后代甚至没有试图为数百万丧生者做出补偿。 >s ;dooZ  
0 SDyE  
Ij7[2V]c  
GUvEOD=p  
在战胜纳粹主义伟大胜利 80 周年的前夕,全世界应重申,必须在安全不可分割原则的基础上加强国际社会的努力,包括发展对纳粹主义病毒及其表现形式的可持续免疫力,以防止第二次世界大战这一二十世纪的灾难重演。 HUGhz  
D;oX*`  
h`MTB!o  
Up1e4mNL  
保护历史真相的任务是俄罗斯总统普京通过的各项决定的出发点,这些决定旨在确保俄罗斯国家发展的连续性及其历史统一性。它们体现在《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战略》、《历史教育领域国家政策基本原则》、《保护和加强俄罗斯传统精神和道德价值观国家政策基本原则》以及《俄罗斯联邦非物质民族文化遗产法》中。根据总统令成立了历史教育跨部门委员会管理着俄罗斯联邦总统下属的自治非营利组织“国家历史记忆中心”。 ]6?6 k4@  
+78cQqDY!  
I^gLiLUN*6  
CDG,l7  
这方面的国家政策涉及到实施一系列措施。例如,在所有权威性的国际组织中,必须坚持不懈地重申那些国家和政治家的责任问题,他们试图修改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果,诋毁抗击 “褐色瘟疫 ”的战士,直接或间接地为纳粹及其走狗辩护。必须提请所有人注意纽伦堡审判的判决,这些判决在今天尤其具有现实意义,因为人们越来越倾向于将引发世界军事战火的责任归咎于那些遭受希特勒德国奸诈攻击并蒙受最大生命损失的国家和人民。 wvEdZGO8!  
AUm5$;o,/  
CGZ3-OW@E  
_Qf310oONS  
联邦各机构已得到明确指示,继续系统地开展工作,以增加俄罗斯在世界上的人文主义活动,打击仇俄症和 “取消 ”俄罗斯文化,并在国外保护历史真相和对俄罗斯在世界历史中的作用的记忆。 |#O>DdKHT  
p,S/-ph  
Cfst)[j  
zhC5%R &n/  
毫无疑问,该路线将进一步承担对号召复活纳粹主义和美化纳粹罪犯及其帮凶等行为的责任。 ? wZ`U Oi  
EUuk%<q7C(  
,D{D QJ(B  
?Lquf&`vP  
苏联人民是伟大卫国战争期间纳粹及其帮凶所犯战争罪行的受害者,披露他们被屠杀的事实有助于公正地认识军事历史。不仅那些站在第三帝国一边作战的人,而且那些在财政、政治和意识形态上支持第三帝国的人所扮演的不光彩角色都需要公之于众。 ggzcANCD<  
z7O$o/E-*  
4Mv]z^  
B d?{ldg  
必须提供那个时代的物证。德国和其他国家的官方文件证明,针对居住在苏联的俄罗斯人和其他所有民族的种族灭绝行为是史无前例的。近五年来,俄罗斯一直在实施“不设诉讼时效”项目,旨在让国际社会了解纳粹德国对我国人民的种族灭绝行为,并展示纳粹主义的反人类本质。 -pm%F8{T]  
rIAbr5CG  
<L<d_  
ys} I~MK-  
俄罗斯公民坚信,我们的真理将冲破盎格鲁-撒克逊人编造的最厚重的谎言和伪历史。历史学会、社会团体和组织,保存俄罗斯英雄历史记忆的国家和大众项目,永久纪念伟大卫国战争期间苏联战士英雄主义的博物馆和展览,都以此为目标。 J4m2|HK  
6tBe,'*  
;v%f +  
N?mQ50o~C  
必须在教育系统、青年和国家政策中牢固树立公民爱国主义教育的基本理论和精神-道德发展的原则;必须加强历史领域的文化教育活动。 {bO O?pp  
yH',vC.  
GsNZr=;C  
p) m0\  
有必要为向人民传达历史真相的电影工业项目提供一切可能的顾问支持和保障。关于伟大卫国战争的电影不应闪耀着自然主义的光芒,也不应像美国动作片那样追求票房成功。这些电影应按照俄罗斯(和苏联)电影的最佳传统进行拍摄,并且不是根据牵强附会的情节、而是根据真实的事实和历史事件。 /qPhptV  
j:'8yFi_  
y9Q.TL>=[  
*skmTioj&  
必须坚持不懈地培养俄罗斯青年对伟大胜利的世界观。向普通教育机构的学生灌输尊重国家历史和文学的思想,培养对祖国的热爱、对祖国的自豪感和对我国人民英雄业绩的自豪感。 t$ 3/ZTx  
2Afg.-7EP  
M:.0]'[s5  
 s{T6qJ  
为此,应当停止那种对“谈谈重要的事情”课时进行形式主义敷衍的行为。不应当将历史和文学课视为是次要的。经过验证的历史知识是抵御伪历史学家(首先是西方伪历史学家)肮脏谎言的基础和可靠疫苗。伟大的俄语书籍能让孩子们更好地感受、理解英雄们的思想,与他们一起为自己的祖国感到自豪;它们能激发孩子们的勇气和高尚的冲动,让他们为迎接现代化的挑战做好准备。法捷耶夫、肖洛霍夫、普洛斯库林、西蒙诺夫、瓦西里耶夫和邦达列夫作品中的英雄是坚毅和勇气、无私和爱国主义以及其他优秀人类品质的典范。历史知识与古典文学的结合将加强年轻一代对“对祖国的热爱是我们呼吸的空气”的理解。 ,-5|qko=  
bG!/%,s  
F+m;y  
@A8@j%CK1  
历史学科面临着艰巨的任务。在西方歪曲历史的背景下,深入研究俄罗斯国家形成前的古罗斯早期历史,这一点尤为重要。有必要利用新技术,找到并向世界展示我们这个不屈服于任何敌人的文明如何在这片土地上兴起的文献证据。 .]K{8[:hq  
 M_f.e!?  
Q;eY]l8  
v4X)R "jJ  
了解一个人真实过往,不仅可以让他认识自己,还可以评价自己的长处和短处,分析所犯的错误并在今后避免它们。 DYW&6+%,hO  
p2(Z(V7*  
N|  
?%i~~hfH#N  
《俄罗斯联邦宪法》规定,我国 “应确保保护历史真相”。反对篡改历史是政府当局、组织和公民社会机构的优先任务。 y3@5~4+  
->a |  
lw_PQ4Hp  
l !:kwF  
在俄罗斯社会和国家发展的现阶段,捍卫民族历史上最重要事件(主要包括伟大的卫国战争和整个苏联各民族人民的胜利)的历史真相在精神-道德教育体系中占有重要地位。 t,308Z  
o9c?)KQ  
)cBO_  
5/m}v'S%  
保护历史记忆能够避免重演过去的悲剧,它是人民团结和国家主权的保障,是和平未来的保证。伟大胜利的真相及其价值是我们的民族财富和民族骄傲。篡改事实、贬低数百万战士和后勤工作者的英雄壮举,应被视为对俄罗斯全体各族人民的侮辱,需要立即做出强硬回应。 d&t,^Hj  
qW|_|%{U+  
RfzYoBN  
k[]2S8K2  
历史早已不再仅仅是一门关于过去的学科。改写历史的企图在某些方面比军事威胁更危险。歪曲、作假和破坏的历史记忆,以及人为制造的过去和现在的负面形象,会剥夺各国及其人民形成国家未来发展理念的机会,而社会正是围绕着这一理念得以巩固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有义务全面保护历史记忆,并将其作为我们的祖国——俄罗斯——价值基础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1R7w  
yuq2)  
发布于 北京 ~ qezr\$2  
为你推荐更多精彩 _+}#  
nm]m!.$d  
今日俄罗斯RT Yp;?Zq9  
7小时前 o%[swoM@  
结束俄罗斯与西方对抗的唯一途径是什么? em?Q4t  
30年前,俄罗斯加入了北约和平伙伴关系计划,但如今既没有伙伴关系也没有和平。 >AUzsQ  
??本文摘自今日俄罗斯RT专栏,中文翻译版首发于微博@今日俄罗斯RT,转载需征求许可。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1994年6月22日,时任俄罗斯外交部长安德烈·科济列夫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签署了北约和平伙伴关系计划。此举标志着俄罗斯联邦与美国领导的集团之间正式关系的开始(在此之前,苏联与北约... 全文
顶端 Posted: 2024-06-25 16:25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Warsaw Pact BBS☆ 华约军事论坛 » 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

Total 0.020484(s) query 5, Time now is:07-23 22:08, Gzip disabled
☆Warsaw Pact BBS☆ Locations of visitors to this page ☆华约军事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