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 Pages: ( 2/2 total )
本页主题: 沙盘(90年代著名军事架空小说)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红军战神
华约政协中央第一书记 苏共中央第一书记 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部长会议主席 国防委员会主席
第一次英雄称号 第二次英雄称号 第三次英雄称号 十月革命勋章 第一枚红旗勋章 第一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二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三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一枚各族人民友谊勋章 第一枚红星勋章 第二枚红星勋章 苏联大元帅
级别: 总书记


精华: 1
发帖: 6338
爱心: 2202 点
金钱: 520835 卢布
好评度: 0 点
国籍门派: 苏联
在线时间:3654(小时)
注册时间:2007-11-20
最后登录:2022-08-11

 

                                第十一章 SiBbz4  
gSe{ S  
#&8 Opo(  
shn-Es*  
北方集团军新的夺取突出部的作战方业已形成:首先,集中电子对抗力量实施 i'5bPW  
最大限度的电子干扰,先遮住敌之眼睛——空中联络;其次,令摩步第九师特种作 U_8I$v-~  
战部队搭乘武装直升机于拂晓前实施欺骗性战术机降——扼守突出部的“尖叫秃鹫” wUV%NZB  
会误以为是己方增援;再是,得手后坚守突出部这一战役制高点。 *(k=!`4(  
b5)>h  
pH~JPNng  
73<iK]*c  
一场罕见的暴风雪突然来临。风雪犹如密集的巨鞭咆哮着抽打着植被,天地一 rRt<kTk!U  
片迷茫。这场突至的暴风雪意外地掩护了北方集团军夺取突出部的作战行动。这场 \U-5&,fP  
暴风雪突临的时候,突出部上的“尖叫秃鹫”警戒兵力耐不得奇寒,纷纷躲在环形 ^#t<ILUa  
堑壕里燃起火堆。他们虽然不知道中国东北抗日联军将领李兆麟的那句著名诗句 |y=gp  
“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但却尝到了这种滋味。一位中尉抱着火苗的双掌连 ah<f&2f  
一点热的感觉都没有。他惊愕地预感双手冻死了。他下意识地用双掌合击火炬状的 $\K(EBi#G  
火苗,他简直不敢相信,那团火苗竟然冻凝固了。 l|up3A3)  
v Cmh3TQ  
h`GV[Oo:  
fzio8m KVX  
机降后,“尖叫秃鹫”除留少数兵力警戒表面阵地,主力进入当年日军修筑的 T]zjJwa  
80米深处的永备屯兵洞。屯兵洞构造复杂而系统。当年日军的那半个旅团就是在 &GZR-/  
这里封闭生存了一个漫长的冬季和短暂的春夏,直到中秋全军覆没。借着便携式高 ~Igo 8ykl  
能发电机制造的一丝光线,不时有人发出恐怖的尖叫。浓烈的朽骨气味令人窒息, Bpp9I;)c  
好像还有鬼影在游动……他们想起在燥热的茫茫沙漠里,在半岛他们的原驻地,还 QV 'y6m\  
能冲热水淋浴,喝高级饮料,这鬼地方他妈的竟找不到一滴不结冰的水!……拂晓 sO6t8)$b  
将临的时候,暴风雪中的突出部上空一片机灯闪烁。武装直升机降至中空旋停,强 ut,"[+ J  
劲的空中寒流使机身犹如秋风中的蜻蜓或海啸中的渔船。 7r;A wa  
``z="oD  
#62ww-E~  
'K"*4B^3  
涌出屯兵洞的突出部上的士兵用食指在寒冷的胸前划着十字,口述诗一般动听 O71rLk;  
的圣经,祈祷上帝终于空运来滚烫的非洲咖啡加州牛奶和香嫩的澳大利亚小牛排…… Lul?@>T  
“尖叫秃鹫”就连做梦也没想到北方集团军这位仁慈的主送来了白袍衣装尸袋精雕 HZ}'W<N  
骨灰盒红漆大棺材!在北方集团军电子对抗部队强大的电子干扰下,加之暴风雪的  nm~  
“配属”,“尖叫秃鹫”在黄昏时就突然失去它赖以生存的空中联系。 S8cFD):q  
6FmgK"t8  
`dNb%f>  
nagto^5X  
北方集团军的武装直升机群几乎是螺旋桨擦着旋转翼临空时,“尖叫秃鹫”正 a $|u!_)!h  
如鲁鄂军长他们预想的那样,误认为是己方空运补给或增援部队。武装直升机群在 pxC5a i  
中空被强大的冷气流冲击得几乎失控的状态下,降低高度旋停数秒后,突然对地面 e^an` </{  
之敌实施猛烈的火力突击。武装直升机连续发射空对地导弹和航炮,重点摧毁敌装 ]s S oIT  
甲目标和野战平台上穿着防寒机衣的直升机。搭乘武装直升机的特种作战人员密集 [}Iq-sz;0  
发射单兵火箭和轻重火器,歼灭敌有生力量……一架武装直升机的螺旋桨突然停转, Arv8P P^'  
可能是防冻液润滑油耗尽或被暴风雪冻住了,武装直升机垂直摔落在“尖叫秃鹫” F>Oh)VL,Ev  
后勤地域装在轮子上的移动式弹药库上,引起一阵爆炸,数团巨大的火球扼杀了跳 (1HN, iJy  
着迪斯科的暴风雪,将突出部照耀得犹如夜晚的北极村。 68>zO %  
sI'HS+~pU  
[*<&]^  
;Dgp !*v=  
“尖叫秃鹫”的抵抗在混战中为时已晚,着陆的北方集团军特种作战部队像猎 ^KF'/9S  
豹撕咬斑马般把它分割成数段。经过37分钟的地面激战,突出部上的“尖叫秃鹫” W P&zF$  
大部被歼,仅有三架攻击直升机乘隙升空逃离,复归“鹫群”…… 7U7 i2 4  
c,fedH;  
;5l|-&{@*  
UmuFzw^  
太阳尚未升起。突出部上的北方集团军特种作战部队正在打扫战场。突然,持 fh 3 6  
续25分钟的空中火力突击了突出部……一个特种作战营,连同两个中队的直升机 ;(,Fe/wvC  
迅速地消失了……暴风雪终于疲惫了。鲁鄂军长独自在微弱的夕阳下散步。透过树 %jf gncW  
枝的残阳光线照射着他忧郁的脸庞。幽灵般的警卫员时隐时现地跟在鲁鄂军长的后 w#$k$T)  
面。“一个特种作战营,还有武装直升机……”鲁鄂军长面对残阳和林海雪野在自 c8s/`esA  
责。一只成年东北虎惊恐地从鲁鄂军长右方位不远处的白桦林中穿过,向东北方向 od fu7P_  
跳去。鲁鄂军长不可能发现这只东北虎,因为他在这会儿正低着头。警卫员发现了, LYF vzw>M  
但他没有惊呼。 e_;6UZ+  
xd.C&Dx5  
=+L>^w#6=  
CUG<v3\  
6};oLnO  
gA|j\T{c  
1GdgF?4  
<am7t[G."  
雪城边缘摩步第九师部队遭敌空袭的营房残骸上,已经覆盖了薄薄一层霜雪, ]z%9Q8q'  
霜雪上遍布依赖军粮生存的鼠的爪印。为防敌再次空袭,留守担负维护雪城社会稳 ?n+\T'f!  
定任务的分队已疏散到雪城郊区乡镇,仅留几名哨兵和饲养员担负营区警卫等勤务。 ZSSgc0u^?  
曾有几伙贪婪的雪城游民和郊区农民乘机潜入营区,拆走残存的门窗框、报废汽车 `ouzeu9}  
的零部件,钻进连队拱形菜窖和副食品基地的猪舍,盗走了部分“老三样”和几窝 TExlGAHo+O  
仔猪。 :F\f}G3  
lq5E?B  
b#U%aPH  
F&~vD  
北方集团军机关低矮的办公楼可能由于淹没在地方楼群之中,尚在正常地呼吸。 J)->7h =  
敌军空袭驻军常驻地后的最初几天,雪城开始实施灯光管制,整座昔日沸腾的城市  f#nmr5F  
进入一种假眠状态。昼间,街道上行人寥寥,车辆稀少,人车来去匆匆,惊恐的行 ;CZcY] ol  
人不时仰望铅灰色的天空,因为他们知道,如有灾难准会像雪片一样来自空中。早 `QF|>N  
已成为地下商业城的巨大鼓腹般的人防工程里,昔日拥挤不堪的摊床连同琳琅满目 X9j+$X \j  
的商品在一昼夜之间消失。当没有规律的防空警报突然凄厉地响起时,行人就用手 (Vv]:Y]  
中的任何物件遮住头部涌进遍地是塑料袋、果皮、饮料瓶和尿臊气味的人防工程。 i5"q1dRQ  
zE/(F;> FV  
m t^1[  
Sx"I]N  
酒家、商店多数关闭……宽阔的江面上,偶有几个孩子在溜冰,那些生意很火 d!:SoZ  
的豪华的马拉爬犁和狗拉雪撬不见了。夜间,冰灯园里的雪绿冰红黯然,建筑物前 *)1z-rH`  
的冰雕雪塑失血,遍布街面的霓虹灯失明,整个雪城影印在惨白的星光雪色之中。 . gJKr  
人们像深秋小溪石板下的青蛙。没有了鞭炮声,但夜半常有零星的枪声和警车的尖 3"n8B6  
叫,那是歹徒乘机抢劫和公安武警追捕不法分子。后来,当人们从各种新闻媒介得 xL"% 2nf  
知战争远在边境,敌国空袭的几乎全是军事目标时,雪城也就慢慢睁开了惊恐的眼 J_@4J7  
睛。 n58jB:XR(  
Uy:.m  
I2T2'_I  
D=vq<X'  
在控制战场制空权中,两国军事集团莫名其妙地损失了六架固定翼和四架旋转 R2s>;V.:  
翼飞机,是被同一种导弹击中的,突击北方战区野战机场的六枚“爱国者”导弹有 t_dg$KB  
四枚也被这种导弹拦截。战前,情报机构并未提供中国军队装备有这种导弹的信息。 n}?G!ySg  
“这是一种刚研制不久的先进于‘爱国者’的导弹。”敌军判断。他们的判断是对 : \OvVS/  
的。这种“八一战旗”导弹安装定向天线阵;击中目标最低高度仅为25米,最大 do,X{\  
高度达185公里,从行军状态进入发射仅为3分钟。而“爱国者”导弹这三项指 WGx>{'LJ  
数却为60米,100公里,30分钟。 3\G=J  
H%N+V r3O,  
J;`~ !g  
Z(eSnV_RL  
“八一战旗”导弹还不受假目标的欺骗。但敌军并不知道,对手的“八一战旗” zJ`(LnV  
导弹的数量却不多,“指挥臂”也不那么灵活。北方战区的后续作战部队已被超视 >>D i  
距火力战迟滞和空中遮断。“在夺取目标前他们不会到达。”敌军判断。两军的航 s`YuH <8  
母战斗群粉碎了对手核潜艇编队袭击的企图,海军陆战队的佯动也成功地牵制了北 e8 aV qq[  
方战区部分兵力。实施“右勾拳”的两军装甲部队已在对手纵深“白色防线”上刚 dFFqs&cQ  
刚打开两条通道,但后续部队行动迟缓,将导致突破口封闭,无法迅速形成对该防 QR'g*Bro  
守集团的合围。 eV0S:mit  
POXn6R!mM1  
h)vTu%J:  
;gnr\C*G  
“夺取最终目标之前必须消灭对手有生力量。”两国军事集团正是在意识到这 bg}77Y'^  
一点后,才实施了包括对突出部予以毁灭性打击的新一轮空袭行动。他们采取这一 R2`g?5v  
更大规模空中打击,还因为强敌北方集团军的指挥系统显然并未被摧毁,因为该集 ^ym{DSx  
团军部队的协同还比较密切,尤其是航空兵的支援。而且,两小时前,来自本土的 ^aCYh[=  
情报说,联合国秘书长派出的军事观察团即将启程。“必须在维和部队干预前尽快 i#=X#_ +El  
达成战争目的,然后结束战争!”两军最高指挥官意识到事态的紧迫。 vBx^zDe  
B vc=gW  
$H}Mn"G  
#O+]ydvT  
寒风在积雪上低吟着徘徊,像巨鞭一样飞舞咆哮着抽打奇峰上的树木。北方集 M(uB ;Te  
团军基指里尽管开着电热器,但人们还是不时地搓手取暖。北方集团军率先与敌接 tW>R 16zq  
触,尽管损失较大,但毕竟迟滞了敌之行动,为后续集团军投入交战赢得了时间。 )M 0O=Cl1  
为此,战区发来了嘉奖电。作为第一个受到战区嘉奖的集团军军长,鲁鄂的脸上并 du,-]fF  
没有多少慰藉,显然他对在突出部问题上的失策和当前的处境仍在自责和忧虑。 ~2431<YV  
PEIr-qs%D  
`qz5rPyZ  
a6E"  
北方集团军突出部得而复失后,当面之敌明显加强了空中突击。微波战场监视 :nUsC+oBS  
器荧屏上清晰地显示:坦克旅三个坦克营和一个摩步营的待机地域,遭敌“阿帕奇” uek3Y[n  
攻击直升机毁灭性火力突击,一架“阿帕奇”攻击直升机足以对付一个坦克连。 j.}V~Sp*  
Nk4_!  
pQ{t< >  
5.#9}]  
“阿帕奇”攻击直升机先是在高空突击地面的防空武器,然后放纵地掠着树梢  &7&*As  
超近距离攻击东躲西藏的坦克……该旅旅长的一整套防敌空袭的作战理论,被“阿 4?& a?*M  
帕奇”攻击直升机发射的“地狱火”导弹击得粉碎。东线战场上北方集团军的作战 5#\p>}[HG  
部队,除军直和处于高度分散的摩步第八师外,均程度不同地遭敌沉重的空中打击。 G{~p.?f:  
主力摩步第九师的两个摩步团,在平坦的雪原上像在沙漠里被多国部队空中垂直包 9m4rNvb  
围的伊军共和国卫队,像被鹰群追击下的野鸡……雪野谷地,被击中的坦克、车辆 4/WCs$  
的滚滚黑烟遮天蔽日……战场救护人员戴着防毒面具,从坦克残骸的进出口往外传 AHY)#|/)  
递着黑糊糊的尸体,雪地上一片鼓胀的“白袍衣”…… / nFw  
pe})A  
e~;)-Z  
Uc0'XPo3I  
鲁鄂军长、参谋长、楚向征离开微波战场监视器,回到各自的位置上,他们不 hp4(f W  
忍心再目睹部队遭敌空中突击的惨重景况。熬得小脸腊黄的参谋们显得目光呆滞, VBJ]d|  
动作迟缓,不敢弄出一点儿声响。朴援朝左手拿着面包,右手操作着微机。他不时 , ~X;M"U  
回头扫一眼沮丧的首长们。左耳被日本狩猎人击穿的上士班长肩扛线拐子掀开沉重 ;i :wY&  
的棉门帘进来,一股强劲的风雪扑入,把指挥台面上的文书吹得满指挥所飞舞。 CD[=z)<z{  
-%l, Zd9  
YO0x68  
q:EQ,  
“添乱!”参谋长怒道。冒雪前来查线的上士班长惊呆得像一棵柞木。一张复 m4>o E|\  
印纸飘落到朴援朝怀中,他扫了一眼,随手扔到工作台面。这是昨日夜半复印的一 B31-<w  
份情报。由当地民兵游击队提供。情报说:当面之敌正向虎头山方向铺设管道…… q"<-  
这份情报在当时并未引起军基指人员的注意,因为虎头山地域距此地太远。朴援朝 nk 9 K\I  
滑动鼠标器的右手突然停下来,响亮地拍了一下工作台面,“敌在铺设输油管线! oZ:F3 GQ4Q  
不会错。”他快速敲键,调出虎头山地域电子沙盘,他的目光移开虎头山,凝眸于 y03a\K5[KQ  
虎头山东南17公里处的偌大盆地。几秒钟后,他突然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似的惊 H> iZVE  
喜起来。他似乎不相信自己的发现和判断,他迅速启动微机辅助决策系统,输入几 x{V>(d'p  
十个数据,然后嚼着面包急待结果。 K<JP9t6Qd  
s'Gy+h.  
*8H;KGe=  
9z/_`Xd_  
此时,楚向征正站在悬挂在板壁上的大幅地形图前。他也在注视着虎头山地域。 2z# @:Q  
刚才他帮助上士班长和参谋们收拾飘落一地的文书时,那份情报开始引起他的注意。 <h51KPo^P  
楚向征在地形图前思考片刻后,他悄然来到朴援朝的身后。朴援朝回首看了一眼楚 *+4iBpyiB  
向征后,仍专心操作微机,“很快就会有结果,”朴援朝低声说,“等一会儿帮我 d<? :Q  
说服首长。”“我们可能又想到一起了,我预感。”楚向征说。……“请首长过来 kw ^ Sbxm  
一下。”朴援朝站起来摇晃着脖颈说。待鲁鄂军长和参谋长来到微机前,朴援朝盲 [#'_@zZz  
敲几下键,微机辅助决策系统便开始鸣叫着输出:当前情况判断结论: l:yAgm`  
^X%4@,AE  
!!%nl_I(  
[F[<2{FQF  
应采取综合手段对付敌空中打击。……敌情判断:虎头山东南盆地可能为:① gGml c:/J%  
敌前线野战机场;②敌前进后勤补给基地;③敌摩托化部队;④敌机降场。其理由 K0=E4>z,`q  
是……我应采取的作战手段:①地地导弹突击;②空袭;③地面火力突击;④摩托 {;cB?II  
化部队奇袭;⑤民兵游击队袭扰。……军基指没有人有足够的理由否决朴援朝人机 WC*:\:mh  
结合的决心建议,楚向征甚至为朴援朝简述了连朴援朝和微机都未想到的充分理由。 t~K!["g  
最后,鲁鄂军长有所保留地采纳了朴援朝的决心建议。“微波战场监视系统迅速前 'TsZuZW]  
移,随时报告火力突击效果。”鲁鄂军长命令道,“请求战区地地导弹突击目标, R6mJFE*6T9  
把楚向征同志阐述的理由加进去……”鲁鄂军长很清楚:战区掌握的中程地地导弹 Q8cPKDB  
数量有限,没有把握,不会轻易动用,尤其是不会草率地使用在非主力集团军的作 ^>{;9 lo<  
战方向。“建议机动炮队迅速隐蔽前伸,前伸至虎头山西北地域,我认为这样会更 +STzG /9#  
有把握一些。”楚向征说。“双管齐下。迅速上报请求和下达命令!”鲁鄂军长伸 +/86w59  
展双拳道。朴援朝一敲键,北方集团军的“请示报告”即传输到了战区前指。他又 =e-aZ0P  
敲一键,“机动炮队前伸”的命令就展示在炮兵旅旅长的眼中。 vcU\xk")  
'OW"*b  
q.[[ c  
HCkqh4  
由北方集团军炮兵旅编成的三个机动炮队,仅有一个机动到位,确切地讲,该 }QW~.>`  
炮队在距发射阵地1.2公里处,是由指战员“拉帮套”梢马般协助“戴高乐”牵 aEdJri  
引车将火炮送到位的。即使这样,也是“黄瓜菜都凉了”。前移的微波战场监视系 !>Y\&zA  
统,在前伸的机动炮队尚在迟缓的机动途中,就已向军基指报告了战区地地导弹突 %]$p ^m  
击目标的效果:“敌至少有17架‘阿帕奇’攻击直升机被导弹摧毁,其余敌机已  Rha3  
迅速转场……”“导弹还摧毁了敌一段约三公里的输油管线。”……迟到的当地民 psy(]Pf  
兵游击队提供的情报,也证实了上述突击效果。
顶端 Posted: 2022-06-28 02:11 | 10 楼
红军战神
华约政协中央第一书记 苏共中央第一书记 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部长会议主席 国防委员会主席
第一次英雄称号 第二次英雄称号 第三次英雄称号 十月革命勋章 第一枚红旗勋章 第一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二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三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一枚各族人民友谊勋章 第一枚红星勋章 第二枚红星勋章 苏联大元帅
级别: 总书记


精华: 1
发帖: 6338
爱心: 2202 点
金钱: 520835 卢布
好评度: 0 点
国籍门派: 苏联
在线时间:3654(小时)
注册时间:2007-11-20
最后登录:2022-08-11

 

                                第十二章 *Q120R  
7"NJraQ6  
:fKz^@mY4  
)u/^aK53^  
楚向征看到,鲁鄂军长对指挥自动化系统更加依赖了。鲁鄂军长与参谋长、朴 C{i;spc!bi  
援朝在“系统”前已经坐了整六个小时,早饭也是在那儿吃的。现在,他们正在等 xYVjUb(,X  
待辅助决策系统输出结果……  Is6 _  
B%:9P  
,W8Iabi^  
FDs^S)B  
自从楚向征离开集团军后技联合指挥所后,战场的后勤与技术保障情况就开始 7oLf5V1~  
有些不妙。杜牧副军长他们过早动用了手中的机动保障力量,定向保障摩步第九师 2$W,R/CLh  
的第一后技综合保障群仅损失了百分之二十,集团军没有必要动用机动力量实施接 "M0l;  
替保障。由于过早地使用了机动保障力量,集团军对部队的保障失去了弹性,将难 o ]jP3 $t;  
以应付以后的作战行动,尤其是紧急情况,显然违背了“适时,适量,使用到最关 SJc@iffS  
键的时节和方向”的机动保障力量使用原则。 [d~bZS|(T(  
iA{jKk=  
9.OwH(Ax7  
9`n) "r  
军需处长单和平主动请求带车队前送一批作战急需物资,二十公里路程,出发 Il`k]XM  
已经四个多小时了部队还不见他们的踪影,肯定是带错了路。这会儿楚向征深感自 N z3%}6F:  
己失误的是,战前他利用沙盘拟制的作战保障方案,油料、弹药、战救药材等主要 UQ?OD~7  
作战物资的需要是他凭经验估算的,与实际需要误差过大。而朴援朝运用微机计算 R{KIkv  
的数量是基本准确的,当时朴援朝曾建议他参考,楚向征却不屑一顾。当然,楚向 /A))"D  
征的这一失误,现在尚无人发觉。 }%FuL5Tx  
!v4j`A;%  
bKJ7vXC05  
7O9hn2?e  
战场上遗留下许多伤员无法及时前接与后送,伤员的冻死率在急骤增大,“必 x`6^+>y^  
要时,危重伤员可申请直升机前接”,集团军“后技命令”中的这段文字基本落空, n ,:.]3v%  
战区配属的直升机在突出部损失过半,现仅有的一个运输直升机中队由于没有制空 ?r E]s!K  
权而根本无法升空。一些支前力量虽然在技术上明显超出部队,但心理素质太差, o"}&qA;  
开车方向跑偏,手术时手发抖…… !5SQN5K  
X<}o>6|d  
I&fh  
J[Yg]6  
楚向征虽然还保持着与集团军后技联合指挥所的通信联系,但他没有过多的精 u#@{%kPW  
力兼顾,战况比保障更危急。他正为接收不到有价值的敌情而烦躁。这时,楚向征 D62 NU  
看到鲁鄂军长用拳头捶打一台微机的荧屏咆哮着,“怎么搞的!”微机荧屏上,一 =>z tBw\  
颗刚剥去皮肉,鲜血淋淋,戴着贝雷帽的骷髅在鬼哭狼嚎。“病毒!”朴援朝惊道, q(tG bhQ  
“见鬼!”他迅速从真皮公文包里取出一张软盘塞入,又敲了几下键。 Y0fO.k#C^  
kxqc6  
A r7mH4M  
8u5 'g1M  
SCANA:哈罗,欢迎您使用SCAN.EXE美国McafeeAssoc $EGRaps{j>  
iates开发的多种病毒检测软件。荧屏上,那颗滴血骷髅在“咔哧咔哧”大口 l8AEEG8>  
吃着上述字幕。它每吃掉一个汉字和英文字母,便狞笑一声。除朴援朝外,基指里 V;hwAQbF  
的所有人员都惊呆了。那颗狰狞的骷髅又把吃进的字幕吐出来。它每吐出一个滴血 eQax ZMU  
的汉字和英文字母,便鬼嚎一声。朴援朝似乎仍比较镇静。人机又开始对话:魔鬼 m5em<P!G  
的舞蹈?否!艾滋病木马?否!!耶路撒冷?否!!!……朴援朝几乎查询了他所 /< 7C[^h{-  
掌握的全世界所有计算机病毒的名称。一定是荷兰女孩?!那颗骷髅复又在天窗出 hB}h-i(u  
现。当它变幻为北方战区新任司令员的肖像后,死机。朴援朝脸色开始惨白。他突 R~5* #r@f  
然用双拳捶击键盘,高声骂道:“混蛋!莫里斯!应该判他绞刑!”基指没有人知 1LId_vJtJ  
道朴援朝在骂谁。 &<|->*v  
hn\Q6f+  
L8]{B  
-0VA!3l  
自半岛东海域航母上发射的病毒武器穿透电子信息系统,把病毒感染给了北方 i$^B-  
战区和北方集团军的指挥自动化系统。这种别称“黑色幽灵”的军用高密热度计算 Xz .Y-5)  
机病毒可裂变出高达一万亿个型态。一旦染毒,高级查毒消毒软件也难以在短期内 LUDJPIk  
奏效。北方集团军的指挥自动化系统瘫痪了。彻底地瘫痪了。 u !3]RGJ  
$n#Bi.A j  
=6:L+ V  
[kuVQ$)  
指挥自动化系统里,贮存着北方集团军的一整套作战方案和保障计划(尽管这 d O46~  
些方案与计划与战场实际有着很大的差异,但那毕竟是一种参照)。贮存着电子沙 6+B{4OY  
盘和敌我当前态势。贮存着数万个宝贵数据。还贮存着战区的一系列命令、指示。 wAl}:|+n  
瘫痪的不仅是指挥自动化系统,还有所有依赖电脑控制的先进的武器装备。 7kX$wQZ_  
=Wk/q_.  
4,F3@m:<  
W6Aj<{\F  
^?7dOW  
7}cDGdr  
N>pmhskN?  
[&pW&>p3  
鲁鄂军长瘦削的脸部在抽搐。朴援朝惨白的额头渗出一颗颗透明的汗珠。参谋 1^f.5@tV  
长走到那幅悬挂在板壁上的“作战经过图”前,那上面除了几个不规则的红蓝色的 Jg|cvu-+  
圈外,什么也没标。作战参谋们惊恐地等待首长的训斥。基指里一片沉寂,只有板 ?X#/1X%u:  
壁上的作战时钟在“嗒嗒”地走动。“弄些雪来。”楚向征对几位参谋说,“摆沙 @6 ;oN  
盘用。”参谋们迟疑一下就行动了。雪是用行军锅抬进来的。五行军锅的雪小坟般 H&=n:'k^  
堆在草绿色的预制地板上后,楚向征开始凭超人的记忆和对战场的独特感觉,用雪 MYw8wwX0kJ  
堆制沙盘。他把雪堆大致地摊开,然后绕着雪堆拍拍打打,速度极快。白色的山脉、 o%WjJ~!zL  
高地、谷地、鞍部,清晰地留下他的手印。 iA3>X-x   
b~r{J5x@  
(YYj3#|  
T<f\*1~^  
雪,在楚向征的手下显得那么柔软细腻,甚至愉悦地沙哑呻吟,像白肤少女被 ?cs]#6^  
钟爱的男子扶摸的胴体。鲁鄂军长包括指挥所的所有人从来未见过有人用雪堆制沙 >'}=.3\  
盘。更没见过没有地形图参照,沙盘竟堆制得如此神速又神似。这片地域已大体印 :IVk_[s  
在鲁鄂军长以及参谋长、朴援朝的脑际里,他们看到楚向征复制得基本与实地没有 8hKP  
差异。尽管他们知道楚向征堆制沙盘的功夫,但仍然很惊讶。堆制完沙盘,楚向征 6snOMa GRu  
用红蓝铅笔、橡皮、纸条、茶杯盖作为兵棋,摆在沙盘上。 4OOn,09  
VwOG?5W/  
<<;HY}s  
Q1nDl  
这次作战,堆制沙盘的器材司令部一点也没带,显然是认为用不上。“当前我 ]Q4PbW  
所了解的战场态势,基本就是这样。”楚向征搓着冻手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U7B/t3,=U  
首长将要实施的基本决心也是这样。”借助这方白色沙盘,刚才受指挥自动化系统  Vp] D  
被打击瘫痪,一时脑际一片空茫的鲁鄂军长似乎又恢复了记忆。他点点头,他平静 (\T0n[  
些许,语气也平和下来。“那个烟盒表示什么?”他问。红塔山烟盒摆在一条大雪 C3\E.u ?  
谷的一端。“‘印第安人头狮’先头的可能位置。”楚向征回答。“再研究一下。” 8L -4}!~C  
鲁鄂军长说完率先蹲在白色沙盘前。34指挥自动化系统瘫痪后,北方集团军基指 K4k~r!&OU  
的指令主要靠无线电下达。摩步第八师桑师长一行站在一座无名高地的樟子松林里。 t `Y!"l  
8@ %mnyQ  
jkF+g$B  
* K,hrpYR  
这片樟子松林经大自然长年雕琢长得千姿百态,在皑皑白雪的映衬下,十分壮 2\nN4WL 5.  
观。桑师长注视着脚下的这条大雪谷。他的心里反复论证着即将采取的战法。进入 a%T -Z.rd  
战区以来,有的部队连敌人的影子也没发现。摩步第八师也基本未与敌正面接触。 <wt$Gglk  
作为装备较差的乙种师,他们保持高度分散,在敌强大的远程火力打击下,虽然没 4g7ja   
有理想战果,但是伤亡也不大。正当桑师长为他的部队不能接敌而焦躁的时候,侦 Ob8B  
察分队在当面之敌“关心地域”截获了一份重要情报:“印第安人头狮”即将穿越 %/y`<lJz(  
大雪谷,巩固“白色防线”的突破口,掩护后续部队向纵深突进。 J}(6>iuQY?  
S~k*r{?H})  
 gmRT1T  
Cx+WLD  
桑师长很固执。他始终坚信“拜托式”指挥在高技术战场上的灵活性和可行性。 1X::0;3  
他还确信带土味的战法在高技术战场上仍然可以创造奇迹。在与集团军中断通讯联 !0ce kSesr  
络后桑师长并不惊恐,他认为是必然的,作为非主力部队,只要紧紧围绕集团军首 -.{oqs$  
长的总体意图和战场实际,积极主动地组织指挥作战就足够了。桑师长是在这一带 V@v1a@=W  
出生和长大的,入伍前当过林业工人。他是鄂伦春血统。这一带的地形道路都留在 &v$,pg%-:  
他的记忆中。“又要下雪了,师长。”参谋长望着对面高地流动的云团说。“是我 P1i*u0a  
们借来的东风。”桑师长说。他突然想起入伍前在这一带套雪兔时的情形。 OpK. Lsd0y  
8wII{FHX  
JYwyR++uo  
(rr}Pv%yb  
落雪后,最好是头场雪后,在雪兔必经之路上选一处狭窄通道,通常是榛柴棵 x*h?%egB!p  
浓密处,把“爬山虎”拖圆木使用的油丝绳用火烧软做成的套子拴在那里,然后悄 `s`C{|wv  
悄离开,点燃一支烟,或用斧头击树干,或作恐怖的呐喊,你扔掉烟蒂就可以去取 }U%^3r-  
猎物,那小狗一般大小,除两耳端有一轮黑毛外通体雪白的兔子正在套子上挣扎呢。 y7JZKtsFA  
;NH~9# t:  
4O`6h)!NQ  
}qiF^D}  
雪兔四季变化着毛色,为了生存。北方集团军进入等级战备后,全师进行临战 Il{^ j6  
训练,桑师长似乎只重视一件事:滑雪。摩步第八师的滑雪训练是桑师长到职那年 SLtSqG7~  
开展起来的,已成为北方战区军事训练的一大特色。他太了解预定战区的地理天候 Z6Nj<2u2  
了。高技术战争?别弄错喽,那是要求我们如何立足现有装备对付拥有高技术之敌, s !#HZK  
并不是让我们研究如何掌握高技术,至少是相当长一个时期是这样。乙种师现在有 hI|/>4<  
什么高技术?他甚至怀念军马时代,一看到那些露天存放、风吹雨淋日晒的破车就 @8=vFP'  
头疼。一股强劲的山风把大雪谷搅得一川迷茫。“走,我们再去勘察一下谷口。” W}XYmF*_?  
桑师长说完,率先滑雪飞下高地,消失在雪雾中。 I(]BMMj  
6x_ T@  
SPkKiEdM  
BrJ o!@<  
北方集团军指挥自动化系统遭敌破坏瘫痪,无线电被干扰保持静默后,集团军 o3n3URu\  
基指开始下盲棋。集团军基指于奇峰开设后,就未与集团军方向指挥所取得顺畅的 #M5_em4kN  
联系。夺取敌军占领的要点的作战进展迟缓。但那毕竟不是主要战场,鲁鄂军长并 #e.jY_  
不十分优虑。其它战役方向上的友邻部队的情况更加不妙,这也不是他直接忧虑的 Q PFeBl  
事情。他现在忧虑的是他直接指挥的东线战场上敌我都突然消失了。“摩步第八师 S~0JoCeo  
应该在这一地域。”楚向征用钢笔式指示鞭在白雪堆制的沙盘上画了一个鸭蛋圆。 }pMP!%|  
>*dQqJI  
JBR[;zM  
=n-z;/NL  
那是一片地形复杂的丘陵地带。地形图上注记:转向湖。转向湖黑森森的林木 M%$ DT  
覆盖着一座座像豆荚里的豆子一样相似的浑圆状雪丘,就像白色湖泊泛起的涟漪。 )?w&oIj5  
“你判断的依据是什么?那是一块死地。”鲁鄂军长说。“一种感觉,”楚向征收 'lhP!E_)q  
起指示鞭,“也不完全是感觉。我分析了东线战场,查阅了昨日的战场态势,摩步 }iilzE4oH#  
第八师的部队在转向湖的东北地域袭扰过敌人,转向湖是块理想的待机地域。桑师 -B1YZ/.rz"  
长是当地人,他比别人更了解这一带的地形,他也不可能一点也不掌握这一带的敌 2wx!Lpr<i_  
情……” @iU%`=ziz  
?fK^&6pI  
F#(.v7Za  
z,{e]MB)M  
一小时前,友邻集团军通报了“印第安人头狮”一部突破其左翼机动防线后, {~"7vkc+  
正向大雪谷方向疾进的情况。基指人员都吃了一惊,当面之敌推进的速度太快了。 W.A1m4l58R  
与战区失去通信联络,无法召唤航空兵实施突击,而且我仍不掌握战场的制空权。 )n7|?@5U  
临时调动部队实施机动防御已经来不及了,不仅是因为靠运动通信下达指令速度太 %won=TG8  
慢,重要的是所掌握的部队位置距大雪谷方向过远,鞭长莫及。 'h-3V8m^e  
+ <Z+-  
^ <qrM  
YC]PN5[1!  
转向湖靠近大雪谷,但无法判定摩步第八师的准确位置就是在那儿。“我不能 $]@O/[  
靠感觉指挥作战。”鲁鄂军长说。“下决心吧,军长。调动坦克师部队或许还来得 oi2J :Y4  
及。”参谋长说。战区加强的坦克师装备的是“八○”式我军最新式的主战坦克, YP[LQ>  
而北方集团军所属的坦克部队装备的都是老掉牙的“五九”式坦克。鲁鄂军长不到 RT% x&j  
关键时节绝不会轻易动用这支机动攻击部队,这是北方集团军的拳头。但从战役全 ajn-KG!A  
局考虑,也只能如此,而且不能犹豫。迟滞不了“印第安人头狮”的疾进,友邻集 `gBD_0<T7  
团军将难以有足够的时间封闭“白色防线”上被敌装甲部队撕开的突破口。 n6b3E *  
6*ZU}xT  
c[SU5 66y  
TH|?X0b  
大雪谷这条通道一旦被敌打通,“白色防线”将无法承受敌之前后挤压而失守, 3p=vz'  
而且北方战区再无天然屏障可依托,敌将长驱直入“八大连池”地区。其实,鲁鄂 k$C"xg2  
军长与楚向征所见略同,也判断摩步第八师可能在转向湖一带,他比楚向征更了解 '#v71,  
桑师长,他知道桑师长战前就憋着一口气,桑师长甚至有意不主动与集团军基指取 m CM|&u  
得联系,是想呈个人英雄主义。桑师长对把他贬到乙种师始终耿耿于怀。鲁鄂军长 31~hlp;  
此时最关注的是恢复通信联络,他要直接控制部队。他知道这场战争不会持久,敌 T yU&QXb  
人的推进速度太出乎预料了。…… K~c^*;F  
Ko#4z%Yq  
a{h%DpG  
NQ? x8h3  
“按参谋长的建议办,但只能动用一个坦克团。”鲁鄂军长从沙盘旁站起来说。 x6LjcRS|  
指挥自动化系统遭敌瘫痪后,朴援朝就一直沉默。他的一整套战役设计全在软盘里, c~P)4(udT  
现在他的脑际里仍是一片空茫。他开始默默地拟制作战命令。握笔的手显得那么笨 _u> t3RUA  
拙,使用电脑以来他极少用笔写字。
顶端 Posted: 2022-06-28 02:12 | 11 楼
红军战神
华约政协中央第一书记 苏共中央第一书记 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部长会议主席 国防委员会主席
第一次英雄称号 第二次英雄称号 第三次英雄称号 十月革命勋章 第一枚红旗勋章 第一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二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三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一枚各族人民友谊勋章 第一枚红星勋章 第二枚红星勋章 苏联大元帅
级别: 总书记


精华: 1
发帖: 6338
爱心: 2202 点
金钱: 520835 卢布
好评度: 0 点
国籍门派: 苏联
在线时间:3654(小时)
注册时间:2007-11-20
最后登录:2022-08-11

 

                                第十三章 n ]w7Zj  
)S^z+3p  
(@ "=F6P  
wG+=}1X  
寒冷的夜空浓云低滚,飘起白桦树叶般的雪花。大雪谷的寒夜里,偶尔有两侧 ;4 ,'y  
山坡上冻掉的枯树枝头发出“嘎嘎吱”的声响,间或有几声野兽的吼叫。一支约一 3[VWTq)D=  
个团的部队在滑雪前进。他们时而跃上缓缓的高地,时而进入稀疏的树林。下坡时, 5^yG2&>#  
人取低姿,床单制成的白色披风鼓起;上坡时,人们的面部被呵气罩住。 tJ"az=?  
n!a<:]b<  
! ,@ZQS  
o,CBA;{P  
部队的话语似被寒风封住,静默得如同一群兵马俑。仅有指战员身上的四○火 (Akd8}nf~  
箭筒与战备小锹镐或水壶与轻武器的碰撞声。这支部队进入大雪谷后,卸去滑雪板, HOfF"QAR$  
便开始三五人一组在蜿蜒的大雪谷里实施冻土构工……大雪纷纷扬扬。桑师长的指 _R)&k%i}  
挥位置在大雪谷左侧半山腰一块巨石的向敌面。侦察科长带一名作训参谋去谷地督 &.zj5*J  
促部队冻土构工,他的身旁只有一位报话员隐蔽在一棵大倒木后面用密语保持与谷 Z | We9%  
口警戒哨的联络。他的警卫员在接近大雪谷时滑得太快,撞在一棵树上,送救护所 5.w iTy  
包扎去了。 MEEAQd<*  
,'~ #Ch  
MSl&?}Bj  
2B^~/T<\  
师前进指挥所精干得不能再精干了。摩步第八师其余部队仍在转向湖地域隐蔽 ~;[&K%n  
待机,伺机侧击“印第安人头狮”的后尾。桑师长亲率一个团和师侦察分队在大雪 dLZjB(0eO  
谷设伏。这不是一个建制团,是他亲自挑选或指定以火箭筒手为主编成的临时团队, c15r':.5  
他亲自兼任团长和政委。出发前,他给部队规定了铁的纪律后,拍拍肩上的四○火 4IZlUJ?j+c  
箭筒,“我是指挥员,又是战斗员,我们一同战斗。”部队早把师长的作战意图消 V] rhVMA  
化了,还进行了应急模拟训练,虽然都知道将是一场惨烈的战斗,但却少有惧色, YgEM:'1f  
战士信赖他们的这位有胆有识的指挥员。 G]4OFz+  
wxj>W[V  
be7L="vZw  
r@iASITX  
桑师长举起保温壶喝了一口温开水,大片雪花落在他的脸上,好像没有冰凉的 n12UBvc}%  
感觉。他始终没有放下帽耳,皮军帽已积了一层雪。他开始一支接一支地抽烟,烟 y_*n9 )Ct  
卷躲在他的大拳头里,只露过滤嘴,透不出火光。他听到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从倒木 /}=a{J  
那边传来,他猛回头,差一点惊呼,他隔着几棵柞树影影绰绰看见一头大黑熊立在 {7qA&c=  
报话员的身后,报话员正在用皮大衣遮着身体通话,好像尚未发觉什么。桑师妖低 }qAVN  
吼了一声拔出手枪,就冲了过去……那头大黑熊吃了一惊,双掌一扒,捧着皮大衣 B| tzF0;c  
和报话机撕咬着转身而去。报话员肯定是想夺回他的武器和皮大衣,他向大黑熊猛 402x<H  
扑过去,大黑熊回身只一掌,报话员就倒下了。……黎明前的黑夜中,大雪谷里的 =`-|&  
部队连同构工时留下的痕迹已被落雪严严地覆盖了。 BEWro|]cM  
c5("-xB  
~AQ>g#|%  
GMb(10T`  
1200余个深雪下的点状,像豆种播洒在大雪谷宽大而狭长的垄沟里。摩步 1Y#HcW&  
第八师1200多名指战员是多么令人敬畏呵。他们嚼着干辣椒,怀抱着四○火箭 vf<UBa;Xm  
筒,手握着反坦克手榴弹,默然潜伏在深雪中已经两个小时了!零下31度呵。构 UFe(4]^  
工时被汗水湿透的内衣已冻成冰甲,一动“唰啦唰啦”乱响。他们似乎仅注意手部 ACb/ITu  
保温,为的是战斗发起时能够击发和投掷。一些体弱的战士直至冻僵也未发出一声 ;|<(9u`  
呻吟。没有眼泪,寒冷的大雪谷里根本流不出眼泪。 vI Vr@1S  
B oqJ   
A[`G^ $  
g`n;R  
凶猛的“印第安人头狮”绝对没有想到,在高技术战场上即将遭到仿佛一个世 <c+K3P'3?  
纪前的古老战术——散兵坑!拂晓,敌军轰炸机群隆隆掠过大雪谷上空,炸弹在大 Q[uAIyv0  
雪谷两侧山脊上连锁爆炸,炸飞了岩石和燃烧着的树木部分落入大雪谷的深雪中。 qK?$= h.  
敌机没有轰炸大雪谷,可能是担心弹坑会影响己方的机械化行动,也可能是因为大 ]*3:DU  
雪谷仅有一川平静的雪。“空中火力在开辟通道。”巨石下的桑师长已经嗅出“印 sK&,):"]R  
第安人头狮”巨大血口中喷出的浓烈腥气了。身边的侦察科长手持报话机已经接收 +dw!:P &  
到观察哨发来的信号。 # ORO&78  
j$vK<SF  
4=xq:Tf  
0z7L+2#b^  
朦胧中,坦克集群切着雪浪进入宽阔的大雪谷谷口。这是“印第安人头狮”装 t,h{+lYU  
备的世界最先进的MlA2坦克,它的前一代曾在海湾战争的沙漠里显尽威风。这 cD2+hp|9  
种坦克乘员4人,车长9.828米,车宽3.657米,车高3.438米…… o2aM#Q  
数小时前,桑师长己组织部队按1:1比例用树杆和雪堆制了50辆这种坦克用以 P? (vW&B  
模拟摧毁训练。“它的腹部是软的。”桑师长当时用树枝指着假坦克的一个部位说。 T1W:>~T5#  
M1A2坦克装备的120毫米滑膛炮配用高密度、强破坏力的贫铀尾翼稳定脱壳 qaG#;  
穿甲弹和具有破片爆炸效果的多用途弹,弹药基数40发。火控系统包括车长独立 78 d_io}w  
热成像仪,带二氧化碳激光测距仪和热成像仪的炮长稳像式瞄准镜等使其穿透烟尘 03([@d6<E  
的能力极强,视野尤其是夜视能力放大。坦克最大行程426.4公里,最大行驶 \0ov[T N.>  
时速60.6公里,越垂直墙高1.067米,涉水深1.29米……这些数据潜 DI,K(_@G  
伏在雪下的摩步第八师的所有指战员都能倒背如流。“人却是肉长的。”他们相信 P]Xbjs<p  
桑师长的这句话。 WS:5MI,OL  
G`F8!O(  
B_ k2u  
VYaSB?`/  
XKqK<!F  
<'+ %\  
*tc{vtuu~^  
` H XEZ|  
坦克集群中有“猎豹式”自行高炮随伴。这种被称为“带利爪的电子计算机” e3 v5,.  
的自行高炮,可以利用电脑从空中抓下每一架低空飞行的飞机。它随伴M1A2坦 "ZT.k5Z  
克可以扫除坦克上空的威胁,矛坚盾硬,攻防俱佳。此时,装甲战车内的乘员似乎 K"\MU  
完全被大雪谷的景象迷住了。也许是长途机动肺部吸收了饱和的柴油气味的缘故, ~zF2`.  
一颗颗黑黑怪怪的头颅从坦克圆形舱盖中长出。有的坦克竟停下来,乘员们钻出坦 R{?vQsLk  
克在雪地上洒尿,他们扬着头,面对着落雪兴奋地乱叫着。 s]H^wrg&  
y\'P3ihK  
Km!nM$=k  
+?[BU<X6u  
桑师长在山坡上的灌木丛中跪姿率先向一辆行进间的坦克发射一枚四○火箭弹 +}a C-&  
后,把火箭筒递给侦察科长,他举起了望远镜。三五个散兵坑对敌一个装甲目标抵 \G>ZkgU  
近发射火箭弹……轻武器狂扫暴露在装甲外的肉体,钢板弹起的弹丸发出古筝弹奏 |TTS?  
之声。不绝的巨大爆炸声把大雪谷两侧高地上的树挂震落了,浓烈的硝烟把大雪谷 Gf0,RH+  
上空漫天飞舞的雪花染成黑色……桑师长透过硝烟观察到,他的战士有的已经钻出 :$g8Zm,y  
散兵坑,平端着火箭筒冲向装甲目标。有的爬上坦克车顶掀开舱盖投掷反坦克手榴 5wT>N46UX  
弹……一辆坦克猛地抖动一下就不动了,显示是底盘下有人击中了它。 =X-Tcj?3g  
x6;j<m5Mjx  
gcf6\f}\<  
3F+Jdr'  
“印第安人头狮”无疑被打懵了。坦克炮塔旋动,无目标地向大雪谷两侧山坡 7?nJ4x1  
发射着炮弹,有的还误伤了己方坦克;“猎豹式”自行高炮也在盲目地疯狂平射。 $*\L4<(  
桑师长还看到,有几辆坦克疯狂地追赶碾压在硝烟中穿行的火箭筒手…… .<#ATFmY  
zN{JJ3-  
4Po)xo  
KKEN'-3  
激烈的近战持续约半小时后“印第安人头狮”退却了,他们后退20公里抢占 brSi<  
有利地形就地组织起防御,等待后续部队。他们是“印第安人头狮”的先头。寒风 DG[%Nhle  
弹奏着古老的琴弦,苍天抛洒洁白的纸钱。17辆MlA2坦克和3门“猎豹式” eEl.. y  
自行高炮在大雪谷燃烧。迅速撤离战场的桑师长看到,部队虽伤亡较大,但一张张 zN~6HZ_:^  
满面硝烟的脸庞闪动着刚毅的目光。他们正缓慢地撤离着,俘虏和双方的伤员,迟  f:wd&V  
滞着部队的撤离行动。当他们在距战场不足20公里的一个高地树林中小憩时,敌 uP@\#/4u  
军的战斗轰炸机群猛烈地突击了大雪谷。 hO#t:WxFI  
MT6/2d  
 ^$-Ye]<  
{Dr@HP/x=s  
当日15时许,北方集团军的一个坦克团企图在行进间向野战阵地防御之敌 hat>kXm2K  
“印第安人头狮”先头部队发起冲击,但根本无法接敌。M1A2坦克的性能远远 :!Ig- +W  
超过“八○”式。远距离交战仅30分钟,北方集团军的坦克团就有五分之一的坦 1ibnx2^YB  
克被击毁击伤,在敌反冲下被迫主动撤离了战场。 ]]BOk  
g5S?nHS}  
tmJgm5v  
y3eHF^K+$  
黄昏,北方集团军基指接收到了摩步第八师发来的密码电报。详报了大雪谷的 p'f%%#I  
战况。鲁鄂军长一扫指挥自动化系统被瘫痪的忧虑,“给该师发嘉奖电,仗打得漂 {G3i0 r  
亮!”参谋长示意朴援朝起草嘉奖电后说:“得益于‘拜托式’指挥。偏师借重桑 XIAeCU  
知叶。”桑知叶是桑师长的名字。“桑师长如果是萨达姆,海湾战争的结局可能会 s-*._;  
改写。”楚向征在一旁对朴援朝说,“传统的战法可以在高技术战场上创造奇迹。” V&ot3- Rf  
战前,楚向征独身宿舍里沙盘上的大雪谷是他理想的预设战场。但他没有想到“散 VK:8 Nk_y  
兵坑”战术,他设计的是坦克伏击战。北方集团军装备的坦克火炮有效射程100 3s*(uS(  
0余米,对手的坦克火炮有效射程是我三倍,只能近战伏击,也不失为一种好战术。 ,=BLnsg  
朴援朝不语,他似有所思地在起草嘉奖电。 1A<,TFg  
.lNs4e  
QI}E4-s8  
iY0>lDFm.  
在飘落碎雪的半岛的地下指挥部里,两国军事集团加快战争节奏的骰子已经掷 xHo&[{  
下。两国军事集团两个航母战斗群和海军陆战队突然在海域移位,甚至动用两栖舰  c</1  
船去中国近海游弋。舰载机对东部沿海几处岛屿和海岸滩头进行频繁侦察和轰炸…… *5V Xyt2  
造成逼真的登陆佯动。 ` ;)ZGY\  
'dJ/RJ~  
Jblj^n?Bm  
F$MX,,4U  
庞大的航母编队轻而易举地扼制了北方战区导弹驱逐舰和核潜艇编队的袭扰, "i&"* ~  
封锁着海域,并以舰载机和舰炮火力支援着地面作战。在强大的空中电子打击下, L]d-33.c!H  
神秘的“八一战旗”导弹再未出现,无疑是对手“指挥臂”失灵,“天眼”失聪。 rwE%G>Vb  
7&B$HZ  
EJ84rSp  
_&#S@aGw  
“印第安人头狮”主力在航空兵掩护下心有余悸地穿越大雪谷,并适时地利用 r~7:daG*  
了“白色防线”上的突破口,协同实施“右勾拳”的装甲部队,“不败之师”形成 DmqSQA  
了对该防守集团军的合围。白色的大雪谷已是一黑色冻土,它遭到了地毯式轰炸。 ?_g1*@pA  
“印第安人头狮”突入大雪谷中段时,有五架运输直升机垂直降落在南侧缓坡上。 8VQ 24r  
在一位绅士般的随军牧师的指挥下,从那片雪坟中寻找辨认被摩步第八师指战员草 .*YD&(  
草掩埋的己方尸体。那位秃顶中年牧师不停地在胸前划着十字。这批尸体被装入精 {9LWUCpsf  
制的长条紫檀色木匣里抬上运输直升机。埋葬摩步第八师指战员的那一大片雪坟依 e3(/qMl  
然矗立在那里,战后也许会迁移,也许就地土葬,长眠在这块冰冷的土地上。 VDbI-P&c  
tPfFqqT  
bb-qO#E  
',I0ih#Ls  
中国邻国军队的两个善于山地作战的步兵师,依托抢占的中国边境浅近纵深要 Sw[{JB;y,  
点,牵制着北方集团军西线部队和友邻集团军的一个机械化师。另两个步兵师正在 ~9\zWRh  
翻越国境山地,将直插“八大连池”地区。“尖叫秃鹫”主力实施了大规模纵深空 +&|S'7&{  
中突击,在距“八大连池”约90公里处采取机降行动,建立了巩固的前方作战基 wJ+Aw  
地,正保障空降军主力迅速向该地区以西机动攻击直升机营。两国军事集团夺取最 |=dC )Azs  
终目标的作战部署正在形成。 9GLb"6+PK  
7KjUW\mN2Z  
nFRsc'VT  
T=Z.TG|lIx  
战场像一片黑云,遮盖着太阳,也欺骗着星辰,悄然地向纵深飘移。“八大连 E?)656F[  
池”是某少数民族自治州所在地。在这个民族聚居的城市东南不足百公里地域,有 `ln1$  
几百年前火山喷发形成的八个巨大的天池。天池周围方圆数百平方公里赤裸的山区, +q<B.XxkA  
就蕴藏着西方大国首先发现的那种比铀还要重要的战略物质。两国军事集团要达成 :6{`~=  
的战争目标正是这块版图。 I?Aj.{{$G%  
b)# Oc,  
z=7|{G  
iK()&TNz  
“八大连池”是一座新近开放的美丽的中等城市。在两国军事集团发起地面进 E=]4ctK  
攻的那个寒冷的凌晨,敌军特工小组乘机越过国境线,在地形复杂的山地里跋雪行 [I;^^#'P  
进,于两日后黄昏潜入这座城市。特工小组受领的任务是,搜集北方战区纵深情报, CC^E_jT  
制造民族纠纷并组建反政府武装,暗杀绑架,开展心理战,破坏军事设施,适时配 !j:`7PT\  
合敌军特种作战部队夺取重要目标。特工小组的据点设在那个中国邻国投资兴建的 ^W?Z  
一幢18层建筑的顶端。这是一层尚未开业的旋转餐厅,这里可以鸟瞰“八大连池” %9v@0}5V  
自治州的全貌。首次暗杀发生在摩步第八师部队构筑散兵坑的那个雪夜。由代号 TX [%(ft  
“混血部落”的反政府武装实施。年轻的州委书记兼军分区政委参加完军分区召集 :G5uocVk  
的城防会议后,乘车返回住舍。雪下得很大,桑塔纳轿车打着刮雨器。此时已是午 \ I`p|&vG  
夜,街面上几乎不见车辆和行人。 od' /%  
6Jz^  
Tr&M~Lgb)  
O) atNE   
在距住处不足100米的一个拐弯处,他看到迎面驶来一辆“城市猎人”吉普 tBATZ0nK`Q  
车,强烈的车灯照得他闭上了双眼,但这双眼睛再也无法睁开。无声手枪的子弹几 ]3iH[,KU3  
乎是同时击中了他和司机的头部。这场雪尚未停止,又有两位州领导莫名其妙地失 *^%*o?M~  
踪了……一个明显的迹象是:惨遭暗杀和突然失踪的政府主要官员都是汉族人。 _-TA{21)  
“混血部落”约100人左右。武器是敌军空投的,空投地点位于“八大连池”地 >rsqH+oL  
区的一处密林。这批空投的武器均是轻便、灵活、性能优越的轻武器,包括M六○ 3< Od0J  
型7.62毫米轻机枪、微型冲锋枪和无声手枪,以及高能爆破器材。特工小组潜 .L6Zm U  
入这座城市组建“混血部落”反政府武装后,开始秘密地张贴和散发传单,从心理 1.<q3q  
上瓦解城市军民。 gB'fFkd  
r|Z5Xc  
Cq)IayD@  
gJ$K\[+  
“事实已经证明,两国军事集团没有也不会有意打击中国军事力量以外的任何 t2HJsMX  
目标……”军分区和武警部队位于郊外的弹药库,在一个黄昏同时爆炸了,浓烈的 _aWl]I){5  
烟云随风飘移到“八大连池”城市的上空久久不散。恐怖昼夜笼罩着这座城市。在 U_GgCI)  
“白色防线”与“八大连池”地区之间呈平缓地带。北方战区在这一地带仅部署了 LE6.nmvS  
一个预备役师防御,担负这一地带机动作战任务的坦克集团军的一个坦克师在机动 ZraT3  
途中被敌空中遮断。 5Por "&%  
Px FWJ?=  
GB7/x*u   
J%lgR  
“尖叫秃鹫”建立巩固的前方作战基地,掩护空降军主力完成空中机动后,一 A]0:8@k5  
部依托前方作战基地建立了拦阻阵地,主力越过预备役师的野战防御阵地,蛙跳至 Ev"|FTI/  
距“八大连池”城市不足30公里地域,造成兵临城下之势。是寒冷的早晨。敌军 _ *f  
一个特种作战营在一名少校指挥下,搭乘HH一六0直升机轻易突防,飞临“八大 NB_ )ZEmF  
连池”城市上空。这个特种作战营在敌军特工小组的无线电引导下,分别向各自预 =ONHK F[UJ  
定目标实施了机降。四架直升机在州府上空旋停了几秒钟后,突然降落在广阔的院 "es?=  
内水泥地上,手持轻武器的士兵迅速占领了办公大楼。此时,州府工作人员尚未上 yp.[HMRD  
班,敌军士兵很快将办公楼内的人员包括执勤的武警士兵软禁起来。 W,^W^:m-x  
2i{cQ96  
4QOEw-~w&s  
U?a6D:~G  
整个行动几乎未发一枪一弹。五架直升机在对武警中队的营房实施火力突击后, 2 {Vcb  
机降在营区大操场上,十几分钟后即歼灭了营区内的几十名武警人员。两架直升机 yifY%!@Xu  
机降后控制了电报大楼……三架直升机以火力摧毁了军分区机关大楼后,飞去电视 8I;XS14Q  
台……敌军少校乘坐的直升机降落在特工小组占据的那幢高层建筑的楼顶。少校从 BQH}6ueZ  
天窗进入旋转餐厅后,旋即启动自动化仪指挥这次行动。 .xhK'}l[  
:#k &\f-Y  
7CXW#H  
(6l+lru[  
“混血部落”则去抢占分散在市区和市郊的银行、发电厂、给水站……黄昏时 'B5^P  
分,敌军特种作战分队和“混血部落”就基本控制了这座城市。这座数十万人口的 Sq\(pfv o  
城市在现化战争中显得那么柔弱。当夜,输电线路虽未被破坏,但整座城市已是一 ^O(=Vry  
片黑暗。 ` |IUGz  
%UUH"  
Z/;Xl~  
($w@Z/;  
边境局部战争爆发以来,我国其它方向周边也并不安宁。民族分裂分子制造的 L|-98]8>  
动乱、突发事件和边境武装冲突伴随发生。这无疑是那个西方军事大国蓄意制造的 1NQbl+w#I  
全方位佯动。此前,那个西方军事大国的总统不间歇地穿梭于亚太地区,频繁与我 0+Ta%H{  
国周边国家首脑会晤。联合国军事观察团已飞临半岛。北方集团军基指的指挥自动 CI U1R;  
化系统仍未恢复功能,盲棋下得依旧茫然。刚组织起有效的电子对抗,与战区、友 ".^VI2T  
邻和所属部队沟通无线电联络,当面之敌却突然地消失了。 G;NF5`*4mc  
2%RNq<{Z_  
GeszgtK{T  
x<Vm5j  
“战场飘移。”鲁鄂军长肯定地说。“友邻通报,‘白色防线’上的防守集团 2d%}- nw  
已被敌包围,请求我迅速支援,”参谋长说,“敌军在夺取预定地域的同时,企图 osARA3\Xt  
重创我有生力量……‘八大连池’可能已经沦陷了。”“支援?也许待我们赶到, <@wj7\pQ  
只能是打扫战场。”朴援朝说。“你的建议呢?”鲁鄂军长转向沉默的楚向征。楚 P 3MhU;  
向征从悬挂于板壁的1965年版的大幅地形图前转过身来,“敌进我进。打出国 c~QS9)=E  
境去!”“我们不了解半岛纵深的地形和敌情。”鲁鄂军长说。“我思考过了,我 <f@"HG l  
想冒一次风险。”楚向征忧郁地说,“战场局势迫使我集团军只能这样做。”“冒 *]hBGr#6  
什么风险?”朴援朝问。“乘武装直升机抵近侦察。”楚向征说。“太冒险!”鲁 :cu #V  
鄂军长说,“不行,绝对不行!”“赢得战争必须冒风险。我判断,战场飘移后, D:^$4}h f  
敌军会放弃此地域战场制空权,地面与空中同步飘移。我想可能有机可乘。此事不 ;9o;r)9~  
能犹豫,必须果断。假若我不能回来,我集团军仍要坚定不移地出境作战。”沉默。 &k-Vcrcz  
“乘战场缴获的直升机去!”参谋长突然说。  j~j jX  
zDhB{3-Q1{  
AfeCK1mC@  
5DOBs f8Jo  
太阳升起后,身着敌军军服的楚向征已搭乘UH-60A中型运输直升机飞临 2{-ZD ,(u7  
半岛上空。直升机在寒流中抖动着保持中空飞行。机身上罩着一层薄薄的雪与冰…… p G1WXbqW  
直升机在陡峭的崖壁间穿行。直升机在雪谷中旋停。直升机在雪原垂直降落。…… ~Tbj=f  
日落时分,楚向征走进北方集团军基指。“多弄点雪来。”楚向征向参谋长说, G,Z^g|6  
“再给我弄点冻饺子,我很饿。”楚向征兴奋地向军长和参谋长简要报告了侦察情 !q"W{P  
况。“一会我把情况堆制出来。”他说。 toN^0F?Qm  
{7TlN.(  
q9w~A-Oh`1  
akw,P$i  
这将是一方巨大的雪制沙盘,它会占据基指地面的半部空间。完全要凭惊人的 Y!iZW  
记忆力,楚向征堆制得很缓慢。他边追忆边堆制。由于沙盘过大,他只能从一侧的 qTZFPfyU  
局部堆起。鲁鄂军长他们蹲在楚向征面前,凝视逐渐形成的既熟悉又陌生的地貌。 ['8!qr  
s,#>m*Rh  
_iNq"8>2  
m]i @ +C  
沙盘堆制得明显粗糙。朴援朝在他熟悉的局部地貌前为楚向征整饰沙盘。楚向 T91moRv  
征不时地对着双掌呵着气,他的手已冻得发红。……“拿一瓶炭素墨水,”他说, @36u8pE  
“再弄些模拟兵棋来,两色。”楚向征拿起各式模拟兵棋,他边摆边口述:“这是 z [`@}}Q  
可供我选择的出境路线,这是敌前方野战机场,这是敌前线补给基地,这是半岛纵 V%$/#sza  
深的重镇……“关于兵力区分,我建议,西线我两个摩步师仍然实施拔点作战,至  w 4[{2  
少可以分散敌军的注意力;坦克旅迅速前出,支援‘白色防线’上友邻防守集团, oh# \]c\f  
破敌合围;摩步第九师、八师、坦克师,以及加强部分的地炮、高炮部队,编组精 4DZ-bt'  
锐的小型作战群,分数路出境。 `Al;vVMRO  
s3 7'&K  
qC F5~;7  
()&~@1U  
关于战法,我建议,把主动权交给部队,只明确作战目标……”朴援朝在楚向 R.=}@oPb  
征的建议尚未结束,已经起草完毕一份作战方案。这套出境作战方案,早就在软盘 X7k.zlH7T  
里,此时的朴援朝已经从指挥自动化系统被瘫痪的巨大打击的阴影中走出来。“出 @(r /dZc  
境作战要经战区批准。军长你的意见呢?”参谋长说。“战区也不一定决定得了, 'y8]_K*  
我看需要统帅部决策。一切责任由我承担,当务之急是绝不能错过战机。边实施边 pTIf@n6I  
报告……”
顶端 Posted: 2022-06-28 02:13 | 12 楼
红军战神
华约政协中央第一书记 苏共中央第一书记 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部长会议主席 国防委员会主席
第一次英雄称号 第二次英雄称号 第三次英雄称号 十月革命勋章 第一枚红旗勋章 第一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二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三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一枚各族人民友谊勋章 第一枚红星勋章 第二枚红星勋章 苏联大元帅
级别: 总书记


精华: 1
发帖: 6338
爱心: 2202 点
金钱: 520835 卢布
好评度: 0 点
国籍门派: 苏联
在线时间:3654(小时)
注册时间:2007-11-20
最后登录:2022-08-11

 

                                第十四章 H":oNpfb  
2UGsYQn  
>EY3/Go>  
boDt`2=  
北方集团军出境作战的各项准备于当日23时30分完成。集团军基指与集团 J!5$,%v  
军后技联合指挥所抽调部分人员组成精干的前指,负责境外作战的指挥。出境作战 A}eOFu`  
部队各级均编配了翻译。由于出境作战后勤与装备技术保障无可靠依托,“就地就 (5]}5W*  
近取给”又无把握,而且作战部队高度分散,因此,北方集团军军师旅动用了预备 RX/hz|   
力量,将后勤与装备技术保障力量逐级向下加强,使各级基本处于独立保障状态。 )"Ztlhs`#  
pz"0J_xDM  
lNSLs"x^  
$DG?M6   
零时,天空阴沉,森林在寒风中吟起忧伤的曲调,起伏的丘陵凝固成黑色波涛。 U&O: _>~  
北方集团军出境部队小群多点悄然向那条封冻的界河挺进……在界河我方一侧的中 iY21Ql%  
央,摩步第九师主力在行进间调整战斗编成,打乱建制,编组了五个步坦炮与后勤  *6q5S4 r  
技术保障合成的特种作战群。师指挥所也打破常规地解体了,师指挥员分别下到各 ZP{*.]Qu  
作战群实施直接指挥。五个作战群将呈两个梯队楔入半岛。 '7O3/GDK  
bhniB@<  
t!RiUZAo  
5\z `-)  
该师的任务是强行突破国境线,在半岛浅纵深造势,掩护坦克师奇袭敌前线野 v:H$<~)E|  
战机场,得手后伺机夺占距敌国边境80公里左右的一至两座重镇,并造成向纵深 1GzAG;UUo6  
楔入的态势。在界河我方一侧的左翼,坦克师一部加强摩步第二十三团呈一个梯队 ]+X@ 7  
展开,在摩步第九师战斗发起后,将直插敌前线野战机场。在界河我方一侧的右翼, -Uml_/rd_  
摩步第八师一个加强滑雪团轻装前进,在敌边境防御的接合部突入,呈“S”形机 iLSr*` o  
动,首先偷袭敌前方补给基地,尔后向纵深穿插,破袭敌C3I系统(侦察、监视、 T=ev[ mS  
指挥、控制、通信)。 -'6Dg  
UFMA:o,  
21"1NJzP  
GSH>7!.#  
2时15分,配置在界河我方一侧丘陵地带的北方集团军炮兵群,以30分钟 /Rl6g9}  
火力急袭为摩步第九师开辟通路,持续的炮火映红了界河和半岛敌军前沿防御阵地。 dAuJXGo  
摩步第九师作战群利用炮火急袭效果,最大限度地缩小炮兵“安全界”,几乎是踏 | Bi!  
着炮火延伸的弹坑,同时在数点强行突破……该师正面仅有敌军一个边防团组成的 Kr)a2rZ}SL  
野战阵地防御,在强大的火力急袭下,损伤过半,摩步第九师两个作战群几乎兵不 Jv^h\~*jH  
血刃便越过界河形成了中央突破,向两翼卷击之势。搭乘步兵的坦克师部队在摩步 K6R.@BMN  
第九师战斗发起后,挥了一个“左勾拳”,向预定目标实施纵深穿插迂回。 ti \wg  
gEjdN.  
EFz&N\2  
P&f7@MOV.P  
坦克纵队像一条巨大的黑龙在雪海中翻腾。北方集团军前指悄然地在坦克师后 'inFKy'H  
尾跟进。摩步第八师加强滑雪团的境内进攻出发地区地势略低于当面半岛,成仰攻 I_]^ .o1q  
之势飞过界河,然后成俯攻之态跃上半岛一条高程在320米左右的横向山脉。黎 a\r\PBi  
明前的黑暗中,摩步第八师的前指在一处风蚀穴里开设。加强滑雪团隐蔽于师前指 B {>7-0  
左前方五公里处一座浑圆状高地的密林中。摩步第八师位于浅浅的风蚀穴中的前指 `nu''B H  
里仅有桑师长、参谋长和两名作训参谋,以及一部大功率电台。桑师长心里清楚, A0Qb 5e  
深入虎穴后,敌之电子干扰将失灵。桑师长待与加强滑雪团沟通无线电联络后,命 YPxM<Gfa8  
令保持无线电静默。他边一支接一支地抽着隐蔽在大掌中的香烟,边和参谋长借微 .SWlp2!M5  
型军用应急灯的光亮,再次在图上验证部队与偷袭目标的准确位置。他不时吹拂着 z<Nfm  
落在图上的碎雪,两位作训参谋用身体遮着洞穴口。 {;2PL^i  
q<M2,YrbAI  
dkz=CY3p%X  
7Op>i,HZk\  
北方集团军前指越境后进入一座大约有二十户人家的村庄。村庄座落在向阳坡 .[_L=_.  
上。几声犬吠惊亮了村庄,白墙草房的白纸窗上摇晃起暗红色的烛光和煤油灯光。 lnjXD oVb<  
冒部长和单和平率领着二十几个后勤兵,肩扛着十几面袋冻饺子,敲开了一户户村 $&=S#_HQS  
民的推拉式木门……他们盘腿坐在尚有余温的土炕上,由战士翻译与村民和气地对 PUUwv_  
话。大意是:我军是被迫越境作战的,为的是尽快结束这场战争。我军绝不会伤害 0)gdB'9V_  
无辜的邻国群众。靠战争摆脱不了一个民族的贫穷。我们两国本是一衣带水的友好 r]6C  
邻邦。世界上没有不憎恶战争的百姓。这座村庄背后的山坡上就矗立着一座昔日那 $` ""  
场两国军民共同浴血的战争留下的纪念碑。…… DMOMh#[  
]9^sa-8  
W)bLSL]`E  
mHRiugb!  
#{;k{~;PF  
w(L4A0K[  
E 7{U |\  
[@.!~E)P  
太阳尚未跃过半岛北部的雪线,北方集团军前指就顺利地在这座村庄开设。北 ,y#Kv|R  
方集团军前指刚刚开设完毕,战区的批复通过无线电到达。 m^zUmrj[  
ZP(f3X@  
y+NN<EY@  
|!4K!_y  
鲁:方案甚好。出境作战务必把握限度,绝不可引发战争升级。战区尽可能给 y gz6C  
予空中火力支援。 Fe4(4  
tS6qWtE  
ln6d<;M5  
wfH^<jY)E  
邵、乔2月24日5时10分于江北 r8RoE`/T  
[1S|dc>.O%  
LcTP #  
Vh4X%b$TV  
“邵”是北方战区新任司令员,“乔”为北方战区老政委。这座村庄许久没有 K|[*t~59  
升起过早起的炊烟。今晨,炊烟与太阳一同升起。早饭后,鲁鄂军长在警卫员的护 NPp;78O0[  
送下走去一片长满半人高的枯草丛中,他用雪搓完全身后,回来率先躺在火炕上, lN Yt`xp  
反常地呼出鼾声。军前指的人员除哨兵和值班参谋外几乎都入眠时,楚向征与朴援 GB=X5<;  
朝悄然地进入房后的一片树林。阳光透过枝头,雪地一片放射状金黄。金黄的雪地 M<v%CawS  
上覆盖着薄薄一层落叶松的针叶。 vQ 6^xvk]  
%V7at7>o  
koug[5T5  
2fL;-\!y(  
“摆沙盘?”朴援朝拍打一下一二二榴弹炮炮管般粗细的树干,细雨样的针叶 H*PSR  
落下。楚向征仰望着被枝头绘成网状的太阳,摇了摇头。“我的家乡就在界河的对 s*.hl.k.  
岸,我们爬上这座高地就能看得见。在西北方向。12岁那年秋天的一个中午我游 , K~}\CR  
过来,偷吃沙地里的西瓜。返回的时候,游到河的中央,被漩涡吸进一个木排底下。 %WjXg:R  
等我潜水游出来时,没劲了……是木排上的老人救了我。老人长得像我们的房东。” bE !GJZ  
他用着手连击了两下树干,针叶沙沙地落满他的皮军帽和肩头。远处有隆隆炮声和 SHfy".A6.0  
机群的呼啸声传来。 J| w>a  
7fZDs j:  
do>wwgr  
|IzPgC  
摩步第九师特种作战群从中央地带突破敌军边防部队野战阵地防御后,并未按 ~x1$h#Cx'  
预定计划向两翼卷击,而是继续向纵深发展进攻。该师师长的意图是把残敌留给集 RMdk:YvBg  
团军炮兵群,不惜代价地伸展,全力向纵深突入,以确保左翼坦克师和右翼摩步第 <eWf<  
八师部队按时到位,择要而击。越境作战5小时45分钟,摩步第九师三个作战群 YIG~MP  
遭到敌航空兵的空中遮断,被迫停止前进。另两个作战群利用有利地形仍然并肩迅 Fww :$^_ k  
猛地向纵深突入。黄昏降临前,摩步第九师师长直接指挥的被敌空中遮断的第一作 I=`U7Bis"  
战群寻机进入密集的居民地。 X aMJDa|M  
3`DQo%<  
3EPv"f^V  
k5'Vy8q  
在摩步第九师突破敌军一线防御的稍晚些时候,两架“小羚羊”直升机在该师 S4_YT@VD%  
4000米上空盘旋后返航。“小羚羊”直升机上乘坐的是联合国秘书长派遣的军 \"P%`  C  
事观察团成员。直升机是两国军事集团提供的。军事观察团飞抵半岛南部已经两天, H&-zZc4\  
两国军事集团一直拒绝为他们提供观察战场的飞机和空中安全保障,直至获取了中 b gK}-EU  
国军队出境作战的情报。此前,联合国军事观察团一部已乘国际航班飞抵北京,然 3[Qxd{8r  
后在我有关人员陪同下进入北方战区观察。 rX2.i7i,  
r7%I n^k  
yb\_zE\  
n-tgX?1'  
寒风席卷,薄雪遮盖,雪原仿佛无边无际。摩步第八师桑师长与一名作训参谋 _l8 9  
隐蔽在高地上的一片树林中。他们在抵近侦察。桑师长举着高倍红外线望远镜,被 ?^al9D[:lz  
寒风刺激出的泪水模糊着他的视线。黎明悄然走来又离去,三面山影在偌大的凹地 I&x=;  
里蠕动。桑师长放下望远镜用肉眼俯视着凹地。这是敌军的前方补给基地。代号为 *XIF)Q=<>  
“支奴干”、“超美洲豹”、“黑鹰”的中重型运输直升机,以及“大力神”战术 $Nhs1st*8  
运输机在凹地里频繁起落。六架“阿帕奇”攻击直升机在凹地上空巡逻警戒。担负 +nFu|qM}  
前方补给基地警防的地面部队不超过一个营。桑师长还判断:敌军一梯队投入了百 4O^xY 6m  
分之九十以上的地面部队,其留半岛的预备队不会超过一个师。“后方空虚,”桑 fHx*e'eA  
师长在心里说,“断其粮道!”凹地里堆积着几座黑色高地似的油桶。在凹地边缘 ;,%fE2c  
的四条谷地里,堆着白色盖布遮盖着的弹药。数顶古代武士头盔状帐篷里可能存放 n{ar gI8wF  
着战救药材……“走,”桑师长把烟头插进雪里说。他与作训参谋迅速穿上滑雪板, V_.5b&@  
鹿一般腾跃在林海雪原。 )vE~'W  
|ATvS2  
s"r*YlSp"  
f.KN-f8<F  
北方集团军坦克师作战群在距预定攻击目标不足40公里处的一条狭窄通道上 tEvut=k'  
突遭“阿帕奇”攻击直升机的超低空攻击。先头强行突出通道进入敌攻击直升机的 286jI7T  
死界,后尾疏散于丘陵地带。数十辆被摧毁燃烧的坦克,将狭窄通道地面与两侧的 Z 2V.3  
积雪溶化了…… 52Z2]T c ,  
r@H /kD  
MP Y[X[  
4V)kx[j  
夜幕降临。摩步第八师加强滑雪团飞来凹地北侧的山脊上。空中装有探照灯的  iu=7O  
军用热气球,把凹地照射得如同昼间。1000余名滑雪官兵只携带四○火箭筒, *k.G5>@  
和“散兵坑”作战时一样,两人一组——正副射手。可能是紧张的缘故,滑雪团队 8;RUf~q?  
伍中有一具火箭筒走火,爆炸声惊起凹地里数架攻击直升机升空……目标已经暴露, ,is3&9  
不容迟疑。“攻击!”桑师长果断下达了命令。居高临下的滑雪团第一梯队像蜂群 =O5pY9UO  
扑向椴树花,又像高山上的瀑布飞流直下……滑在最前面的是列兵常晓东和邹国庆, ymhtX6]  
他们箭一般射去一座高地似的野战油库。常晓东在距野战油库18米处发射了火箭 #A JDWelD  
弹,瞬间,凹地己似一座喷射岩浆的火山…… C)ERUH2i  
0z6R'Kjy A  
f<d`B]$(  
:!WHFB o 8  
摩步第九师作战群几乎在友邻偷袭敌前线补给基地的同时,夺占了半岛一座重 ];[}:f  
镇。 dO! kk"qn  
"o-z y'I  
Ot_]3:`J~  
dy%;W%  
北方集团军坦克师作战群奇袭敌前线野战机场失利,就地转入防御,造成待机 iL-(O;n  
突入纵深之势。 Q{>+ft U  
-b9\=U[  
N/"{.3{W  
yg<R=$n,Q  
我国业已转入战时体制。统帅部在“立足边境浅近纵深解决问题”的意图破灭 BYL)nCc  
后,首先是果断令华东两个集团军迅速前出,合围“八大连池”地域之敌;其次令 [}E='m}u9+  
我战略空军从内地转场;再是根据北方战区海军提供的情报,令战略导弹部队发射 ctZ uA+  
“八一战旗”导弹击沉了敌军一艘导弹驱逐舰和两艘海上预置船。 IL#"~D?  
) j#`r/  
4DI8s4fi  
FXG]LoP  
×军第二批军人尸体空运本土后,该国国民开始举行了大规模游行。“还我孩 PR#exm&  
子”,“总统下台”,“结束战争”…… HdUQCugxx:  
3nO]Ge"w'n  
|6sp/38#p  
o,\$ZxSlm  
波斯湾局势又开始动荡…… X!TpYUZ '  
pP&7rRhw  
O:;w3u7;u  
U)] oO  
联合国决定维和部队实施干预…… '}53f2%gKa  
l*Gvf_UH  
K_|k3^xx"  
&N^9JxN?8  
毕竟已是春天,持续很长一段时间的西伯利亚寒流也终于过去。天气似乎也随 N2^=E1|_  
着战场的局势在转暖,大冰河两岸阳坡上的积雪开始塌架,冰凌花出雪怒放。“中 BU/"rv"(Fg  
国政府有诚意尽快与有关国家进行边界谈判,此前之所以拒绝谈判和谈判没有结果, t&C1Oo}=3  
完全是因为有第三国插手。两国的边界问题只能由两国通过尊重历史和现实的平等 [Kg+^N% +  
谈判来解决,战争并不能解决这一问题。事实证明,中国不怕战争……中国是一个 BUDi& |,  
对外开放的国度,有关国家通过这场战争想得到的无非是那块巴掌大的稀有资源, 99e.n0  
这完全可以通过经济合作的合法方式。中国国土辽阔,蕴藏这种稀有资源的地区何 dd%6t  
止‘八大连池’……为表示和平谈判诚意,中国军队将率先撤离半岛……”中国政 ;#W2|'HD  
府的这个意思通过联合国军事观察团传播出去。24小时后,在“八大连池”郊外 p_gm3Q  
一幢日式建筑度假村的小楼里,交战双方军事代表在联合国军事观察团的监督下, vxBgGl  
就交换战俘地点、撤离战场路线等达成协议。这场局部战争来也突然,去也突然。 C!<Ou6}!b  
t6 "%3#s  
r= `Jn6@  
'urafE4M  
两国军事集团的军队撤离得比进攻还要迅速。西方大国军队回师半岛并未在短 n,y ZRY  
期内返回本土,而是集结在半岛的中部,对边界谈判形成军事威摄。这是来自本土  ?Jm^<  
的指令。 RB7tmJ c  
$f <(NM6?  
M6 "PX *K  
r,73C/*&/  
显然是交战双方的作战部队均接到了停火和撤离战场的命令。楔入半岛纵深的 &AeX   
摩步第九师作战群交替掩护着逐次撤离。坦克师作战群在大冰河岸边附近的丘陵地 V(I8=rVH  
带集结,等待北方集团军工兵部队破冰架设浮桥。该师在撤离时用坦克炮摧毁了重 iy.p n  
度损伤的坦克。凹地里,摩步第八师加强滑雪团的余部与敌军的部队非常巧合地在 tKOmoC  
同步打扫战场。风在高地的树林中吹着口哨,又来到凹地周边狂吻着裸露的岩石和 >C>.\  
焦土。双方打扫战场的人员都保持着沉默。凹地战场几乎没有什么可打扫,几乎连 ? =Z?6fw  
伤员也没有,只有遗体。遗体也是概念,多是残缺不全难以辨认的肢体。 UmP/h@8  
mp1@|*Sn  
o q Xg  
Ju@c~Xm  
摩步第八师装运烈士遗体的20台改装运输车,是集团军临时从摩步第九师调 C2kPMB=Xo  
来的。当时摩步第八师加强滑雪团一梯队向凹地发起偷袭的大约有380名指战员。 X]TG<r  
他们与敌军的前方补给基地同归于尽,没有必要再使用第二梯队。桑师长站在一棵 :%=Xm   
仍在冒着蓝色硝烟的树下,他抽着烟痛苦地看着部队在打扫战场。在一块巨大的岩 m]6mGp  
石旁,一名摩步第八师的战士与两名敌军士兵已经对峙了一会儿。双方的中间是一 ,q`\\d  
条皮肉已烧焦的断臂。断臂上的那只手半握着拳。两名敌军士兵站着咕噜了几句。 w3ResQ   
摩步第八师的那名战士却蹲下来,他掰开那条断臂的拳,于是就毫不迟疑地捡起了 #CTE-W"|HE  
那条断臂,转身向不远处的一台装烈士遗体的解放141运输车走去。“一定是我 hn G Z=  
的战友。”这位战士在心里说。因为他发现断臂掌上的厚茧,那是常年施工、劳务 ;WQve_\  
和从事“两业”生产留下的痕迹,和自己手上的一样。 Ua: sye  
8b& /k8i:  
<44G]eb  
ZPLm]I\]  
北方集团军前指最后撤离半岛。是午夜时分。此时,摩步第九师的后尾己踏上 {UI+$/v#  
国土;坦克师的先头正驶上大冰河上的浮桥;摩步第八师徒步在坦克师后尾跟进, e8a+2.!&\  
越过大冰河后将改为摩托化开进。楚向征的北京指挥车再次成为集团军前指车队的 y'.p&QH'`  
先导。驾驶员小谭患了重感胃,他在房东的炕上已经躺了两天。他全身不时地乱抖, Z"xvh81P  
精神恍惚地在逶迤的山道上驾驶着“战争真的结束了,太突然,我好像还在梦里。” Qz1E 2yJ  
坐在后排座上的中校参谋说。 |tH4:%Q'  
S&wMrQ  
A:%`wX}  
`g=J%p  
楚向征无语,不知在思考什么。天色微明,军前指的车队来到大冰河的岸边。 yS'I[l  
工兵团肖副团长在指挥舟桥分队对破冰架设的浮桥作最后的紧固。大冰河由于遭到 i>`%TW:g  
炮火的破坏和天气已经转暖,北方集团军不得不破冰架设浮桥。浓重的雾气锁着大 7;(`MIFXs  
冰河河面,透过雾气依稀可见对岸我方稀疏的灯光。
顶端 Posted: 2022-06-28 02:14 | 13 楼
«1 2 » Pages: ( 2/2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Warsaw Pact BBS☆ 华约军事论坛 » 无产阶级俱乐部

Total 0.017763(s) query 6, Time now is:08-11 08:16, Gzip disabled
☆Warsaw Pact BBS☆ Locations of visitors to this page ☆华约军事论坛☆